九月 28, 2008
» 家

看著不停抖動的傷腳,Joseph突然想到他不該讓妻一個人前去要是路上有什麼萬一,他一輩子也不能原諒自己他已經有很多很多不能原諒自己了....他不能原諒自己總是不經意的傷了妻他不能原諒自己總是忙於事業就連這特地撥出來的時間,他還是不能原諒自己開車的不小心就那麼一瞬間,也許就連那隻鹿的妻小也不能原諒自己吧!要是來了一頭熊怎麼辦?要是妻在雪中迷了路,要是妻....他幾乎可以看見妻在雪中擁著大衣直打哆嗦的模樣但是又怎樣?誰叫他不小心弄傷了腿...他真希望這瞬間是他在車外打哆嗦...打開收音機,放出的音樂帶著全人類都喜愛的旋律以及異國的風味在那淡淡的搖滾風中,可以嗅到可樂,巧克力,咖啡....讓他意識到自己昏過去的,是妻溫熱的手,以及後面的人聲"對不起..."他淡淡的囈語著。還好這是個有人情的地方,不然他真不知該怎麼辦。"傻瓜,難道你不相信我?""我只是害怕有什麼萬一..."妻輕笑:"

» 月光海的盡頭

"月光海的盡頭是什麼呢?"還記得半年前,她在他的懷中細語著那是一個中秋滿月的月光海。風很冷,海浪很大。但是兩人的世界與那滿月一樣溫暖。他回答些什麼?仔細想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還不就那些沒營養的話?想著想著,他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牽動起回憶。他想起為她失眠時寫下的情話,淚水與墨水混成一片他想起他曾在山崖底下放肆的朝山上狂喊"生日快樂"....那天的煙火,好美... 半年後的今天,半月的月光海又吸引他到這邊來。海浪是公平的。無論是半月或是滿月,海浪都公平的打碎,鋪在自己的身上。海的味道與月光的味道混和,勾起的回憶的一角回憶依舊甜蜜,於是他取來伴酒。回憶,美景,醇酒...幸福也許就是這樣寫的吧。"月光海的盡頭是什麼?"他輕聲的問起了月光。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