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9, 2013
» 別濫用媒體-駁《別濫用公民活動》一文

中國時報旗下的旺報前幾天貼出了一篇《短評-別濫用公民活動》(註1)。 在文中,旺報極盡抹黑之能事,將反服貿的團體抹黑為民進黨組織,又質疑這些團體是代表著民意還是黨意。這樣的意見,正說明了中國時報集團已經不是一個替人民發聲的媒體,而是一個替中國傳聲的媒體。在此,我想很認真的要求中時集團,請中時集團不要濫用媒體身份,大叼中國共產黨的飛盤。 這篇文章問,這些團體代表的究竟是民意,還是民進黨的黨意?很明顯,這是中國時報一貫的邏輯--只要立場和中國時報不一樣,就是民進黨,就是深綠。這和以前民進黨備受批評的「中共同路人」的抹黑方式又有什麼不同?這和國民黨批評環團是「民進黨外圍政治團體」又有什麼不同?凡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想法正說明了這個報紙容不下不同的聲音,只以為自己是真理。 反服貿的意見到底是不是民意?公民覺醒聯盟連續數周在網路上進行民調,其中不清楚服貿的比例約38%,

十二月 12, 2013
» 中資來台會不會壟斷台灣產業?

最近服貿協議爭議不少。但最多人提到,也最恐懼的劇本,是中國企業挾龐大資產來台,會壟斷台灣產業(註1)。但這個描述其實有很大的問題。當然這是可能成立的,但是這個命題要成立,其實還需要很多要素的配合。我個人嘗試以我的理解來剖析這個問題。內容可能有問題,若大家有意見,可一起討論。 台灣市場是否吸引中國 首先第一個要考慮的是:中國企業進入台灣市場,最重要的吸引力是什麼?我想既然是企業,最重要的就是獲利了。那麼我們來分析看看,中國企業是否可以在台灣市場取得龐大的獲利。 思考一下,一個外國的企業想進入一個成熟的市場,如果希望能在這個市場取得一席之地,需要付出的成本的是什麼?我想最重要的,是需要對這個市場進行了解,並且針對這個市場的需求改變產品。這些其他已經在市場裡的企業,由於已經付出過這些成本了,因此相較已經在這個市場裡的企業,新進入的企業短期內需要付出更多成本。這就是所謂的

十二月 1, 2013
» 從多元成家看理性對話

最近多元成家的議題吵的沸沸揚揚。 而有意思的是,反多元成家的護家盟所推出的論點,幾乎都看似不堪一擊。這些論點有的扭曲了多元成家法案的內容,再加以抨擊;有些則是發揮了想像力,把人獸交也關聯進來。 這些論點只要找了原始資料來看過,就知道不堪一擊(註1)。但為何這些人會深信不疑呢? 事實上,像護家盟的這種論點,在華人社會比比皆是。只要為了某個目的,再誇張的話往往都說的出口。但只要站在第3人的立場來看,往往讓人覺得啼笑皆非。歷史上有許多的例子,例如民國初年反對鐵路時喊出的破壞風水。 這類的論點有一個很有趣的特色:販賣恐懼(註2)。利用勾起人心中對於未知的恐懼,讓人停止思考,而會在情緒上站定立場。對於許多懶得思考的人來說,販賣恐懼是非常有用的手段。這種手段被用在各式各樣的地方,從微軟做生意,到台灣的政客如何恐嚇人民,甚至各種層出不窮的議題上面。最好的例子就是核能議題。

» 被誤解的激進-駁《丟出一隻鞋之後的台灣》一文

今天Sean Huang投稿到商周的這篇《丟出一隻鞋之後的台灣:嚇跑人才,留下廢材》(註1)非常熱門,許多朋友都拿來分享,並表達自己贊同之意。 但事實上,這篇文章從論述基礎上已有問題。 我整理了一下作者文中核心觀點: 陳為廷(或代表社運人士)沒有試著「聽」別人說什麼,他只是非常狂妄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也無意與人溝通。這種態度是反民主的。 如果用激烈的方式表達,別人不會記得你表達的內容,只會記得你激烈的態度。 大量污衊言詞會讓賢良之士不願為官。 許多政治人物為了永遠跟「民意」站在同一邊,忘了怎麼說真話。以衝撞出名,而手執名為「民意」聖劍的英雄,明日也可能(因為說真話而)成為死於「民意」魔劍的怨魂。 我想,各位可以先思考一下。我們的訊息來源是從哪邊來的?是看報紙得到的,是看電視得到的,還是經由網路、社交圈得到的?如果我們的訊息來源是從電視或是報紙,

十月 15, 2013
» 掩耳盜鈴的行政院長-駁江宜樺聲明稿

今日看到江宜樺的聲明稿全文(註1),讓我感到十分錯愕。 針對九月政爭一事(註2),江宜樺明明就在事前和黃世銘、馬英九商討過多次關於王金平關說案的事。在這個案子裡,無論是事前的討論(註3),發表時站台支持(註4),發表後接受採訪支持總統鬥爭行為(註5),都在在顯示了江宜樺支持鬥爭王金平的事實。就算江宜樺不同意這個行為,也應該提出反駁,或是退出行動。但江宜樺全程參與,表示其本人默認此事發生,當然是政爭的共謀。江宜樺也許沒有指導特偵組如何辦案,也許沒有預謀入人於罪,但是全程參與、事前知情、事後支持,就是政爭共謀,責無旁貸。身為主管,本來就應當擔當責任。 誠然,我個人也不認同民進黨佔領議事台的行為。我認為應該讓江宜樺上台報告,並且嚴厲譴責,就像對待黃世銘那樣,讓人民看到一場精彩的質詢。但江宜樺的開脫之詞更形荒謬。「毀憲亂政」並不是在司法關說案爆發之後才發生的,而是在之前就已經發生了

九月 3, 2013
» 服貿協議是否黑箱?

《知識天的公共論壇》刊出了一篇文章:《服貿協定「黑箱」說雜談》(註1),裏面充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論述,並得出認為服貿協議的過程不是黑箱作業的結論。我個人認為這種論述影響社會極大,因此撰寫本文,針對該文舉證錯誤及邏輯問題進行解讀。 首先,作者認為:『政府出團與別國談判,其實真的很少先在國內開記者會說明立場,好把自己底牌亮給對手看的。在談判這檔事情上,「黑箱」才是常態,而且是民主國家們都有的常態。』 在文中,作者舉出了幾個例子: 『歐洲各國要不要加入歐盟?要不要加入歐元?兩國之間要不要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這些都是這樣作的。』 國內公民團體所要求的是,協議內容應先針對衝擊對象、企業舉辦公聽會,並請相關行業給予意見,在了解民意及產業狀況後,政府才有能力知道該如何談判(註2)。但作者卻直接先把這些論述簡化為「開記者會」,並且推導為「不開記者會就是黑箱」。但事實上,就算開記者會

八月 22, 2013
» 誰是中國人?

幾乎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出來做台灣人對中國的認同感的相關調查。倫敦政經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在2013年4月30日邀請澳洲學者 Bruce Jacobs 開講,以「台灣非中國」為主題並輔以歷史的角度切入探討,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註1)。在台灣人、中國人(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和香港人相處的環境中,常常也有中國人會問:「為什麼台灣人/香港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甚至有的中國人聽到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時候,還以「痛心」來形容。 中國人的定義 要弄清楚一個問題之前,要先確定定義。所以首先應該要先了解:「中國的定義是什麼?」而這個定義其實可以分為兩個:一個是「文化上的中國」,另一個是「國籍上的中國」。 如果把中國當成一種地理文化,或是文明,就是所謂文化上的中國。這種定義下的中國,就等同於像

七月 17, 2013
» Open Data-來自資訊界的社會運動

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 Thomas Jefferson 曾在1787年寫下這段話: “And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to prefer the latter.But I should mean that every man should receive those papers and be capable of reading them.”「如果要我在沒有報紙的政府或是只有報紙而沒有政府之間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我的意思是,所有人都應該可以收到這些報紙,並且能夠閱讀它們。」 開放政府資料 在一個真正民主的

» 國軍問題在於制度

國軍的問題看到現在,發現許多人紛紛把矛頭指向在其中霸凌的士官及靠關係施壓的軍官。事實上,我想問題出在「軍隊」這個制度的比例比較大。 軍隊的包袱 軍隊的目的在於有規模、有制度的以各種手段,包含殺害其他人的手段以達到軍事目的。在一般社會,殺人是違反道德的行為。為了讓進入軍隊人可以安心理得的殺人,在這個過程中,軍隊使用了各種方式來培養服從的文化。 由於為了達到軍事目的,有些命令很可能是命令士兵送命。因此軍隊需要培養毫不質疑的服從心,才能在長官的指揮下達到軍事目的。另一方面,由於學長通常擁有較好的戰技,而戰技難以以制度化的方式來教育(例如單兵基本教練),因此在戰場上,新兵應當服從老兵,士兵應該服從長官。而相對的,老兵及長官就應當負責照顧新兵的安危。這跟傳統職場上的學徒制度有些類似,下者對上者有「忠」,上者對下者有「義」。 於是,一個階級組織就出現了。新兵服從老兵,士兵服從長官。照理說

七月 16, 2013
» 政治才是兩岸協議的關鍵

馬政府前陣子和中國在上海簽署服貿協議,在這個過程中引發了不少爭議。許多人批評馬政府事前未溝通,而馬政府則提出他們是借鑑WTO的談判經驗來進行兩岸貿易協議的談判(註1)。中國時報也發出社評(註2),認為就經濟面來說,台灣需要開放、競爭,才能幫助台灣的產業更進一步的成長。 但這些文章和論述事實上時常忽略了一點:中國的環境和其他國家的環境根本不一樣。的確,台灣需要開放市場,需要更多競爭,讓好公司可以來台灣高薪找人才,也讓台灣人有更大的舞台發揮。但是鑑於台灣和中國之間的特殊性,我認為該思考的不只經濟,還有政治問題。 在大多數的先進國家中,國家的政治環境為民主,政府不會去干涉出版業、新聞業、或其他的產業(註3)。這些產業依照國家制定的法律制度,自由的在市場上競爭。自由市場若要對台灣產生幫助,需要建立在兩個前提之上:第一個前提,遊戲規則要夠完整,讓大家公平競爭。第二個前提,政府擔任

七月 9, 2013
» 民主不是多數暴力

立法委員蔡正元的助理在他的FB上,發言認為這些被都更者之所以不願意搬遷,是因為要錢的緣故。因為這些釘子戶自私的想要更多錢,造成其他同意戶被迫在外流浪(註1)。 而無獨有偶,苗栗縣議會及國民黨部也大舉動員,參加苗栗縣政府的大埔案執行說明會。警察更在門口層層把關,防堵抗議的學生入場。苗栗縣議長要求中央正視多數支持依法拆除的民意。換言之,他認為只要多數民意支持依法拆除,這些住戶就必須搬遷(註2)。 這兩件事情其實說明了這些政客,以及支持者們對於民主的認識非常淺薄。 從上面兩個連結,我們可以看到這些人的觀念: 只要多數人投票贊成這些釘子戶應該搬遷,這些釘子戶就必須把房子賣掉。這是為了大眾的利益。 由於這些釘子戶為了錢而不搬遷,導致其他同意戶沒有辦法擁有新的住處,必須在外租屋流浪。 執行說明會可以不讓反對的人進場。 但事實上,這三個問題都很大。從第

六月 26, 2013
» 成見治國的台灣政府

從最近馬政府的一系列荒腔走板的政策,可以看到台灣政府一直以來施政上的問題。這些問題導致台灣政府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也找不到確實有用的政策來活絡台灣的經濟。 抱持成見的施政方針 從台灣政府的施政,就可以知道這個政府在定下施政方針後,事實上甚少更改。有的時候雖然法令規定要依法召開公聽會,但公聽會其實是說明會、告知會,無論有多少反對和質疑的聲音,最終還是會依官員的預設立場定案(註1)。 當年陳水扁政府打算停建核四時,請來的一票背書的專家學者幾乎都是反核的學者(註2、3)。而今馬英九政府打算要續建核四時,所有宣傳的文宣、所有的政策相關報告,則幾乎都是擁核的學者提出來的(註4)。馬英九之前展開的能源之旅,也很明顯根本不是在傾聽民意,而是在宣傳政策(註5)。核能問題是正反兩方都有道理的問題,面對這個問題,政府應該召集雙方立場的專家學者共同研究,提出的報告也應該兩方意見並陳。

六月 1, 2013
» 從中時社論看中國的媒體戰

中國時報日前寫了一篇社論:《哀陳懷生屍骨無存 願林毅夫返鄉有路》(註1)。網路上很快就出現了抨擊的聲音(註2)。對照之前的《報紙的立場與是非》(註3),這是個很嚴重的警訊。 現在看起來,中國時報寫的社論一方面是試圖傳播大中國沙文主義的思想,試圖讓許多台灣人崇拜中國政權,並打消台灣的主權思想;另外一方面,是寫給中國官方看,試圖塑造台灣的統一民意。 這類的文章其實都有很多破綻。例如會用奇怪的類比(統一概念對比兄弟鬩牆)、曲解(但是自由民主只能在「群」裡運作,並靠「群」來保障)、引出奇怪的結論(像是「內除國賊,外抗強權」)等等(註4)。從旺中之前的文章就可知道這個集團並不管大部分的台灣人怎麼想,他們打定主意就是要擁護統一的思想。這無可厚非,但他們利用假造的民調資料來塑造民意(註5、6),這就有問題了。 為什麼旺中會這樣做?來看看中國的海外媒體是怎麼做的。 知名經濟學家何清漣說:

五月 31, 2013
» 關於廣大興事件的一些思考

關於廣大興事件(註1),我個人有一些不一樣的觀點。 首先,事發地點是一個爭議。台灣漁船作業及被槍擊處是否越界?這個問題目前看起來有兩種說法。一個是位於台菲兩者之間的爭議海域,另外一個是在菲律賓所屬海域。根據海巡署的調查,槍擊、作業海域是在台灣的「護漁南界」以南,因此這點是極大的爭議(註2)。許多菲律賓人相信槍擊、作業的現場在菲律賓領海內(註3、4),因此這點是尚待釐清的,也是台菲雙方上下其手的部份。 但無論作業、槍擊海域是否在菲律賓海域,我個人也不認為菲律賓可以擅自對船體駕駛室進行射擊,導致洪石成死亡。 而這個問題之所以會發生的根本的原因,則是台灣國民及政府長期對於周圍的海洋缺乏關心、了解(註6)。對於漁業資源,甚至航運,台灣政府長期的忽略,增加了漁民捕魚的風險。底下先從各國的想法說起,再來思考台灣該如何面對。 各國想法淺析 這件事情上,由於台灣和菲律賓同時都和美國有

四月 29, 2013
» 從高鐵延誤看被輕視的專業

今天看到蘋果日報以大篇幅報導《幾分鐘可解決的故障 高鐵竟停擺4小時》(註1)這則新聞,讓筆者深深感受到台灣人如何作賤專業。 撰寫過軟體或是維護過資訊系統的人應該很清楚,一個系統出了問題,第一件事情絕對不是,也不該是重開機。有問題出現,代表一定是有程式在特定的系統環境下出錯了。要找出問題,除了從程式碼來尋找以外,還要從系統環境來找。這兩個要素湊起來才能找到問題。但重開機就直接把系統環境還原,因此引發問題產生的原因消滅了,就很難再次找到原因了。重開機看起來是短時間解決了問題,但是問題並沒有真正被解決。一旦滿足了問題發生的條件,這個問題還是會再度出現。所以,通常面對這種狀況,通常會立刻停止運作,在系統中尋找問題。若一時三刻找不到問題,也會立刻傾印(dump)當前系統,確定所有除錯相關數據都有紀錄後,先重開機或重置讓系統恢復運作,減少對線上服務的衝擊,事後再從保存的資料中進行後續

» 華人文化傳統的惡性循環

“Common sense is the collection of prejudices acquired by age eighteen.” -- Albert Einstein 「常識就是人到十八歲為止所累積的各種偏見。」 筆者來到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本文簡稱中國。)工作,距今也約兩三年左右。初來到中國的時候,心中想到的是在台灣時印象中的中國人:大聲喧譁,不守規矩,沒有公德心,短視近利。在中國和中國朋友相處過一陣子以後,筆者也常在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本文簡稱中國人。)的口中聽到他們印象中的台灣人(中華民國國民,本文稱為台灣人。)。他們口中的台灣人,有禮貌,比較不會吵架,守規矩;但同時也貪小便宜。筆者常常思考,台灣人和中國人究竟差在哪裡?許多中國朋友認為文化大革命把中國(指文化上的中國。)的傳統給革除掉了。保有文化傳統的台灣人因而更為守規矩,更有公德心。但是

一月 15, 2013
» 台灣-被財團主導的社會

“As long as politics is the shadow cast on society by big business, the attenuation of the shadow will not change the substance.”  -- John Dewey 「一旦政治受到財團的影響,無論財團的影響力有多少,都不會改變政治為財團服務的本質。」 早年在1960年代台灣剛開始工業化的時候,當時的人們只要有一技之長,幾乎都能在台灣社會裡找到好工作。在那個時代,台灣的政治力量十分強大,戒嚴體制提供政治力量強大的保護傘。台灣的公司主要為黨國所經營的公有企業,如中油,中船等等。私人企業發展的空間並不大。 但接著,在各種國際情勢的影響下,台灣專制的政權逐步的解體,而社會運動也逐漸興起。台灣政治的開放降低了國民黨對於黨國經營企業的控制權,而私人企業在政府有意

» 隱隱成形的中國黑手

“If you're not careful, the newspapers will have you hating the people who are being oppressed, and loving the people who are doing the oppressing.” -- Malcolm X 「如果不仔細注意,報紙就會讓你痛恨被壓迫的人們,同時愛戴那些壓迫別人的施暴者。」 阿Q的中國政府 中國政府雖然聲稱自己是「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但事實上中國政府是專制的官僚制度。這個制度層層的束縛了人民和官員。底層的人民無法制約官員,官員無法制約更高層的官員;而最高層的官員則彼此互相內鬥,大家都害怕犯錯被拉下來。也因此,在面對問題的时候,這些官員會選擇推脫責任和風險最低的方式來處理,保護自己免於鬥爭。這些官員的處理方針就成為這個政府的行為

» 中國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被删改事件—當媒體失去自由

“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George Orwell 「控制過去就能控制未來,控制現在就能控制過去。」 中國的真理部讀過《一九八四》(註1)這本小說的人一定都對書中的「真理部」(註2)不陌生。真理部是小說中虛構出來的部門,主要負責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改寫歷史文獻,報紙,和文學著作。事實上,中國有個部門,就相當於書中的真理部。這個部門叫作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常簡稱中共中央審查部、中央宣傳部、中宣部,註3。後續將相關部門統稱為審查部門)。這個部門強力管控學術研究、學校課程、新聞報導、出版發行和影視節目。中宣部平時會以電話或是簡訊的方式發送審讀指令到媒體的編輯部。這些指令包含了刪除文章、淡化事件報導、事件報導方向或是突出報導

十月 1, 2009
» 台灣的民主包袱

前幾日看到蘋果日報上關於競選活動宗教化之社論,甚是感慨。臺灣人民一向重視信仰,我們的競選活動宗教化亦是不爭的事實。但筆者認為,宗教化並非藍綠紛爭的亂源,而僅是表象。藍綠紛爭真正的根源,乃是來自於"傳統價值"。   眾所皆知,華人社會的傳統價值乃是來自於中國文化。而中國自古以來便是一個單一政權之政體。雖有戰國,三國,或民國初年等群雄割據之年代,但在很短的時間內很快又回復到單一政權。觀察對岸領導人之言行便可發現,對方的思維跳脫不出"成王敗寇",一味打壓,抹黑台灣及西藏等地。筆者認為,這顯示出中國傳統價值最大的弊病-即對於多元價值與文化之尊重。   這種中國文化弊病起源於漢武帝獨尊儒術。漢武帝之所以獨尊儒術,重要的一點恐怕是由於儒家鼓吹"倫理",講求輩分,限制非既得利益者之權力(如婦德限制婦女部份自由)這些規則非常方便既得利益者行使統治權。在現代社會中也就是方便父母管理兒女,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