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9, 2011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jobs dead,而賈伯斯是英雄嗎?

很多人說他是英雄、領袖、偉大發明家… ,昨晚看新聞時,大約有五分之四的內容與他有關,雖然還輸給蔣故總統經國先生,但對不是美國人的我們來說,算很多了。

jobs 是不是英雄? 在我年紀小的時候當然是,但現在我可不確定了。

手邊拿起一本 2000 年出版的「 i蘋果」,書末結尾停留在 Apple Computer Inc. 發表 iMac 的年代,它的結語:「無論結局如何,這個世界都應該感謝蘋果的貢獻。它是資訊時代勇敢、或可說莽撞的開路先鋒。它驕傲地扛著這個破曉時代的旗幟,如此嶄新、如此令人興奮,為今日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科技革新鋪平了道路。蘋果的故事正在頹敗,將成為美國企業界中最奇特、也最悲哀的故事之一。但無論蘋果的主管有多麼拙劣,都無法磨滅蘋果在歷史上的地位。」

我記得某一年跟舅舅聊股票時,講到:「未來搞不好是蘋果打敗微軟,人們對科技的需求不見得一直是相同的,微軟靠軟體起家,但將來或許軟硬一體成型的產品才是大家想要的。」那時,我記得蘋果股價才 3 塊。

剛剛查了 Google Finance :



3 塊多的股價大概是在 1997 年,也差不多是我大學時代的事。與我開始買股票的經驗相仿,不過 i蘋果一書,卻說 1997 左右,它的股價在 16 塊附近,這我就不懂了。不知道是誰對。

其實經過 10 多年,記憶這檔事就不見得準確了,尤其我的記憶力不好(PS 理解力超棒)。舊記憶在新事件發生後可能被遺忘、可能被重設。搞不好,當年我對舅舅講的可能只是:「現在蘋果這麼便宜,只要 3 塊,但它早期是比微軟好的,或許將來它也能再次比微軟貴。」

不管真相是那種,但我知道就算當年有能力去美國買蘋果電腦股票,我也沒機會賺到這近 100 倍的報酬率。因為 3 塊錢買,我 5 塊錢賣掉它就非常非常高興,那有可能放了 14 年等它賺到這 100 倍的報酬率。會這麼作的人,只有被動投資人

而 jobs 到底是不是英雄? 從 2000 年左右的觀點看來,是跟現在差很大地。所以英雄得靠緣份,沒那機遇,就沒那表現。這也得倚賴他現在就結束傳奇的一生,如果再過 15 年,會不會他就跟 bill 一樣跑去玩基金會,不管 M$ 了?

年輕時我欣賞 jobs ,完全是因為我不喜歡跟風,當時大家都喜歡 bill gates ,那我偏不要,我就愛 jobs 。這風格不只表現在股票選購上,也表現在就讀科系上,也表現在書藉選讀上,太多地方我是不愛跟多數人選擇相同的。

而年紀小時,覺得這個世界的運轉一定是由某些大人物主導的,沒這些人地球就不會動了。長大後,才慢慢體會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不只發生在日常生活中,這些大人物的決策也少不了其他小人物的準備,所謂的「英雄」不過是「你懶得記住所有人的名字,挑大頭名字來記得較輕鬆簡單」的替代品。

我相信 iOS 的程式碼沒一行是 jobs 寫的(或許我講得太死了,搞不好,他的確寫了一行 hello world! ),我相信 iPhone 觸控螢幕的面板沒有任何一片是 jobs 裝的、他從沒作過任何一部 iXXX 廣告片美編... ,是的,雖然他也作了不少事,但整個 i 系列產品應是很多人的功勞。

現在他過逝了, iPhone 4S 還不是照出貨,我相信 iPhone 5 也是,但 iPhone 6 就不見得了。時代在變,另一組人馬可能就崛起了。這不過是另一個生存者誤差的故事。

想想 IBM ,想想 Apple Computer,想想 Microsoft ,又想想 Apple 就知道了,或許以後你們想的是 Ho600 。

== 後記 ==

蘋果在 1997 年的股價的確應在 16 塊左右。因為 AAPL 作了兩次股票分割, 1 股變 4 股,而 Google Finance 會依權值重算舊價格,所以原本應該是 16 塊的東西,就變成 4 塊錢了。那表示我現在所記得 3 塊多可能就是被 Google finance 給重設了。

七月 23, 2010
» iPad電子書及電子漫畫閱讀軟體試用心得

最近買了iPad,老實說主要的目的是拿來看漫畫。在美國待久了最惆悵的就是很難找到中文漫畫看,現在在加州還算好,10 mile內就有一家中文漫畫租書店,但在Boston則是想都別想…。所以iPad出來後我就一直很關心拿來看漫畫的效果如何,結果之前看到了Apple IPad 漫畫迷的褔音 (含開箱及漫畫測試多圖)這篇文章,就讓我決定要來試試iPad到底能不能滿足我長久缺少漫畫灌溉的心靈。 我總共試了GoodReader、CloudReaders、Bookman、iBunko HD、iBooks這五個app。上面那文章還有提到一個Comic Reader Mobi,但據說作者之前對Apple耍了點小花招,結果被懲罰下架一年,所以現在根本就買不到了。(花15塊買的人不知道做何感想……) 這五個軟體我本來是最看好iBunko HD(他也最貴,$5.99讓我猶豫了挺久才買的),但全部試一輪下來還是覺得免費的CloudReaders拿來看漫畫最好用。 無奈CloudReaders的介面實在不太好看,讓我很想去問這個作者能不能幫他免費改寫一下,還是我乾脆自己來寫一個算了。 (本來想說花點錢買iBunko HD應該就能滿足我,但結果他很致命的不能直著讀一次掃兩頁的漫畫… 唉,為什麼ipad軟體不能要求退錢呢) anyway,下面是試用心得的簡單記錄,就分享給有興趣的人參考了。 GoodReader GoodReader(itunes連結)是超級強大的檔案管理和閱讀程式,除了PDF外也能看Office或是iWork的檔案,但偏偏就是不支援jpg.zip,就變得不太適合拿來看漫畫。但如果要看其他格式的文件或是看Google Docs上的文件,GoodReader是非常好的選擇。 優點: 超強大的檔案管理功能,一般電腦上能做的他幾乎都能做 可直接從Web下載檔案(內建瀏覽器) 支援超多格式txt, pdf, doc, ppt, xls, iwork 08/09, HTML, Safari webarchives 可從Mail server, MobileMe, Google Docs, Dropbox, WebDAV server, Continue reading

十月 2, 2009
» [HCI] 費茲定律Fitts’ Law與使用者介面設計

之前在[HCI] 談人機介面設計與Usability一文中提到了usability的概念,並用了Windows的開始鈕說明了在設計UI上容易忽略的陷阱。這篇文章我會繼續探討介面設計與usability,並以效率(Efficiency)與UI設計時最重要的定律之一費茲定律(Fitts’ Law)為重點。

設計軟體的操作介面並不難,但很多時候直覺的設計並不一定能達成想像中的目的。這就是usability的研究想要了解的,到底什麼樣的設計才是「更好」的設計?什麼樣的設計其實只會讓usability變得更糟?

以menu bar為例,menu是圖形介面(GUI)的最基本元素之一,現代軟體功能越來越強大,包山包海的結果就是menu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深,每一個menu展開後幾乎都有sub-menu,甚至還有sub-sub-menu等等複雜的選單。我每次教我爸媽用電腦時,都覺得Windows的menu根本是設計來折磨使用者的,奇妙的是竟然很少聽人在抱怨這介面很難用,而是紛紛強迫自己「學會」這種操作模式。

我想會看到這篇文章的讀者,早就很習慣於操作GUI了,也沒想過選單能有什麼好用或難用之別。所以先讓我們來想想要開啟一個埋藏在sub-menu裡的功能是多困難的工作(就假設是檔案/最近開啟/某檔案.txt好了)。第一,把游標移到menu bar的「檔案」上,並停住不動;第二,按下滑鼠左鍵打開檔案選單,把游標「垂直往下」移到「最近開啟」上停住;第三,等sub-menu打開,把游標「水平往右」移進sub-menu裡;第四,再度「垂直往下」找到某檔案.txt,在上面停住並按下左鍵。好,想像完畢後你可以試著用你的非慣用手操作滑鼠做一次看看。

如果是已經很熟悉GUI的使用者,想必都不覺得操作選單有什麼困難的,但當你被迫用非慣用手操作時,一定會感覺到操作速度大大的降低,甚至沒辦法精準控制游標進入sub-menu,這時我們才有機會體認到操作滑鼠其實並不容易。除此之外,如果仔細觀察,還可以發現進入sub-menu又比平常把游標移到任意地方還困難,因為必須把游標保持在一條狹長的「隧道」裡水平移動,如果在移動時不小心移出了這條隧道,sub-menu就會關閉。

gimp

有個有趣的案例發生在一個著名的open source影像處理軟體GIMP上(可以說是免費版的photoshop)。當初開發GIMP的團隊曾做過一個有趣的決定,他們決定拿掉固定在視窗頂端的menu bar,並用可以在任何地方按右鍵打開的context menu取代。因為context menu可以在任何地方打開,GIMP的開發團隊認為這樣可以加快存取menu的速度。這個想法很直覺,但真的對efficiency有幫助嗎?

既然我都說了這麼多,答案當然不會是yes。

context menu對efficiency並沒有幫助,反而使之變得更差。為什麼呢?

gimp2

如上圖,從第一層的選單要進入第二層時,必須先經過第一層狹窄的隧道(紅色區域),才能進入第二層選單。如果直接走直線路徑到想要按的目標,就會先經過第一層的其他項目,導致不同的sub-menu被打開。傳統的menu bar也是有sub-menu,所以直覺上可能不會覺得多一層的sub-menu會有多大影響,但事實上是這種把游標限制在一條隧道裡的設計大大的降低了操作游標的速度,和一般可以經由任意路徑指到目標的操作有指數級的速度差異。

Fitt在1954年提出了Fitt’s Law,可以說是人機互動領域的第一條「定律」,對人類指向任一目標的動作建立了一個數學模型。基本的概念是,移到目標上的時間(T)可以表示為目標距離(D)與目標大小(W)的函數。具體來說,T = a +b log2(D/W+1),a和b都是一個常數。

Fitt’s Law告訴我們,移到任意目標上的時間大約跟目標距離除以目標大小的對數成正比。也就是說,目標越遠移動時間就越長,目標越小時間也會越長;反之,目標越近或目標越大的話,所需時間就越短。有趣的是,距離和目標大小的影響並不算大,經過log讓這兩個變數的影響降低了一個指數等級。例如距離變長1000倍,並不會讓時間也變成1000倍,而是變成log2(1000),大約是10倍而已。

在軟體介面上,Fitt’s Law有個特例值得討論一番。在電腦裡的滑鼠游標,有個基本特性是其活動範圍被限制在螢幕裡,只要游標到了螢幕邊緣,無論再怎麼繼續往同一個方向移動滑鼠,游標還是只能停留在邊緣上。這個特性讓UI設計有了戲劇性的變化,一個最有趣的例子是Windows和Mac OS X的menu bar設計。

Microsoft的Windows自古以來的UI設計都是把menu bar放在視窗的title bar下面,而Mac OS採取完全不同的設計:把menu bar固定在螢幕最頂端。一般人大多覺得這兩種設計只是習慣問題,沒有什麼客觀差別,但如果你已經學會了Fitt’s Law,你覺得哪一種設計比較好呢?

Mac OS X menu bar

Windows menu bar

如果直接套用Fitt’s Law,第一個得到的答案很可能會是Windows的設計比較好,因為當滑鼠從視窗內移往menu bar時,距離會比移到螢幕頂端還近。可是,別忘了考慮螢幕邊緣所造成的影響。Mac把menu bar放在螢幕頂端,雖然距離變長了,但目標的大小也跟著變成了「無限大」。因為螢幕的邊緣會阻擋住游標的行動,於是使用者可以盡情的把用力滑鼠往上一甩,不用停下來「對準」目標,也就等同於目標的大小變成了無窮大。在Fitt’s Law中,當W是無限大時,整個log函數得到的結果會變成0,也就是說T就會變成一個簡單的常數值a,跟距離或大小都沒有關係了。

如此比較之下,我們就可以發現Mac把menu bar放到螢幕頂端是有其用意在的,因為它大大減少了把滑鼠放進menu bar並對準目標的時間,使用者只要把滑鼠用力往前一移,自然就會進入menu bar裡面了。我在[HCI] 談人機介面設計與Usability一文中也提過Windows開始鈕的例子,跟menu bar的例子也是相同的道理。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看過了三種形式的menu。對於efficiency而言,我們知道Mac的設計比Windows的設計還好,那如果和GIMP的context menu比起來呢? 從Fitt’s Law可以得知,Mac的設計已經達到極限了,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捨去那個常數a,所以我們可以直接來比Windows的設計和GIMP的設計哪個比較差XD。

前面提過,sub-menu是一種很難的指向操作,除了要把游標移到目標上,還限制了中間經過的路徑在一個隧道裡。在Fitt’s Law之後,Accot and Zhai提出了Steering law。其結論非常簡單,讓游標經過一個寬度W的隧道移動距離D的時間 T = a + b * D / W。換句話說,把移動路徑限制住的話,其移動到目標的時間和一般性移動(Fitt’s Law)所需的時間是指數級的差距,這也就是為什麼電流急急棒可以變成一個有百萬獎金的挑戰,而隨意動動滑鼠則簡單的多。

了解了Steering law之後,再回來看sub-menu的設計,你就會發現sub-menu是一個多不人道的設計。每一層的menu其實都是一個steering操作:垂直的menu移動比較簡單,因為menu寬度通常都蠻寬的;但每當要水平移動進入下一層sub-menu時,就是一個困難的挑戰,因為這時的寬度變成了menu item的高度,通常也就是一個字母高而已。和Fitt’s Law不同的是,寬度(W)變小n倍,對時間的影響不再是對數,而真的就是讓時間變長n倍。所以說呢,如果可以迅速又準確進入多層sub-menu的滑鼠高手,其實也有參加電流急急棒比賽的能力呢!

回過頭來看Windows和GIMP的menu設計,這時就可以明顯比較出來。GIMP把所有的選單操作全都變成了steering操作,Windows雖然也有sub-menu的問題,但至少第一層還是任意的指向操作,所以就efficiency來說,GIMP的設計其實是一大失策..。

最後,再順便提兩個Windows和Mac OS X對於sub-menu造成的問題所提供的解決方法。微軟和Apple都知道sub-menu很難操作,所以他們其實都有偷偷的在介面上做了一點貼心的設計。微軟的方法是,在游標要進入sub-menu時,如果不小心移出隧道外,只要在一定的時間內移回來,sub-menu就不會消失。這個方法其實有些風險,主要是因為這個「時間」很難掌控。如果這個設定的時間太短,那就沒多大效果;但如果設定太長,使用者如果是真的想要移到別的menu item打開另一個sub-menu,就會覺得系統反應太慢(就是那種頓頓的感覺)。所以,微軟的這個方法其實並不是很有效的解決這問題。

而Apple雖然也是用同樣的方法來sub-menu不要馬上消失,但他們又加上了一個聰明的設計:sub-menu的延遲消失只有在游標到sub-menu的頂端和底端形成的三角形內有效。換句話說,如果使用者是想進入sub-menu中,他甚至可以直線移動滑鼠進入其中而不會意外打開另一個不同的sub-menu(只要在設定的延遲時間內移動完成)。而假如使用者是想打開另一個sub menu,那直覺的把滑鼠往下移動就會自然的避開這個三角形區域而避免了「頓頓的」感覺。

Apple's solution for sub-menus

在UI設計上,Apple一向是比其他公司用心許多。這種聰明的設計雖然很小(甚至沒什麼人會注意到),但在每天反覆的使用中就能自然減少使用者的挫折感和提昇操作的流暢度,這也是為什麼我常說Mac有許多貼心的設計,用起來會自然讓人感覺很愉快,而其他系統在UI設計上所下的功夫就明顯不足了。

五月 18, 2008
» Google Maps的新功能

剛在Google Maps上想找Boston這幾天新開的Apple Store(號稱是全美最大間的)時, 突然發現怎麼地圖上多了很多當地的照片.. 後來仔細一看,照片來源是從Panoramio來的。因為Google買下Panoramio蠻久了, 所以這功能整合進Google Maps並不奇怪。但除了照片外,還有youtube的影片也會出現地圖上。這就比較有趣了,據我所知youtube影片裡是沒有附上地理座標的資訊,那Google是怎麼知道這些影片的拍攝位置呢?(還是其實有方法可以標呢?)

[MORE...]

五月 6, 2008
» iPhone 2.0

剛發現蘋果島上的生活這個blog有很多關於iPhone 2.0(beta)的消息。我太久沒關心iPhone的進展,沒想到現在不但已經有全中文介面,而且還有中文手寫輸入!

這次Apple終於沒有遺棄台灣人了(泣)

有非常多謠言指出iPhone 3G在6月就會出現,但我也差不多要準備去美國了。
iPhone雖然在美國很紅,但因為跟AT&T綁約就變成一個很麻煩的限制。(我當然知道有嘿嘿嘿的方法啦…XD)
AT&T Coverage Viewer看起來,波士頓周邊地區訊號應該都很好,甚至都在3G涵蓋範圍內。但從Mobiledia的comment看來,AT&T在MIT附近的收訊真是糟的可以,甚至還有完全沒訊號的情況。(台灣在這方面真是厲害多了,我們連在玉山上都能收到訊號。)
美國國土廣大,基地台沒辦法舖得很密集也是理所當然,但至少把各大城市都搞好嘛。波士頓好歹也是麻州最大的都市,沒想到我竟然還得擔心收訊的問題,真是太黯然了..Q_Q


(上圖來自iPhone 2.0 蘋果官方中文手寫輸入!)

四月 19, 2008
» Safari的特異功能

我常用的瀏覽器是Firefox和Safari,在Windows或Linux Firefox當然是不二選擇,但如果在Mac上我都還是用Safari居多。(目前只有Google notebook逼我一定要開Firefox…)

最大的原因是Safari畫出來的字就是比Firefox漂亮、易讀,Apple在字體的rendering上真的下了很大功夫。另外最近我還發現Safari有些特異功能。

特異功能1: Safari的tab(標籤頁)竟然可以直接拉出來變成一個新視窗,還有動畫喔。沒看過的話一定要試試看。在tab上按住滑鼠,左右拉是調動順序,往下拉就會變成新視窗跳出來。甚至可以從一個視窗中把tab拉出來,放到另一個視窗裡面去。

特異功能2: 在碰到需要上傳檔案的網頁時,可以直接從Finder裡或桌面上把檔案拖出來,放到「上傳」的按鈕上喔。在其他瀏覽器都是按下按鈕跳出一個檔案選擇窗,一般的網頁應用程式這樣用起來會有被打斷的不流暢感。但自從我發現可以直接把檔案拖過去後,整個user experience就完全不一樣了,上傳檔案的流暢度大大提昇!

我常跟沒用過Mac的人說,Mac好用的地方不是在於那些花俏的絢麗功能,而是從許多日常使用的貼心小設計所累積起來的。我覺得這是一種experience candy,你只要用一陣子,嚐到甜頭,馬上就會陷入其中而無法自拔,之後就很難在接受那些缺少這種貼心設計的粗糙軟體了。

三月 21, 2008
» New York Times首頁的Apple廣告

現在The New York Times的首頁上有個非常有趣的Apple新廣告。

同樣是Mac與PC的對話,但這次卻是在NYTimes首頁上佔掉了上方一整排的banner和頭條右方三分之一寬的空間,更有趣的是這兩塊空間是互相連結的!
廣告大意是上方banner一開始顯示的是CNET.com對Windows Vista的評論:

“Vista… one of the biggest blunders in technology” — CNET.com

於是PC說:「啊!又是個說Vista壞話的評論。應該要來更新一下…。」就在PC切換了「立即更新」的開關後,又出現了一個壞評論:

“It’s time for a Vista do-over” — PC Magazine

於是PC又走回去再次切換更新開關。這次來了個正面評價,結果沒想到是…

“Mac OS X Leopard: A perfect 10″ — InfoWorld

這個廣告的內容,還有利用兩個相互連結的flash都十分有創意,更厲害的是Apple竟然能說服NYTimes把這廣告擺上他們的首頁。(我想這恐怕不是砸大錢就能做到的) 只能說Apple的行銷功力實在是太厲害了啊!

三月 9, 2008
» iPhone SDK

Apple最近終於公開了iPhone SDK,除了提供廣大程式設計師在iPhone上開發程式外,還順便提出了一個讓開發人員能直接在iTunes Stores販賣作品的business model。

在iPhone程式開發上,iPhone開發模式跟現有的Mac OS X應用程式沒兩樣。從下面的系統架構圖可以看出來,第一層一樣是Objective C + Cocoa(iPhone上叫Cocoa Touch, 多支援一些iPhone特有的功能,像是multi-touch、加速感應器)。中間有Media Layer提供影音、3D動畫(OpenGL ES)、繪圖的API,以及Core Services提供較為高階的網路連結、資料庫(SQLite),比較特別的是這層還提供了iPhone透過wifi及手機基地台做的地理定位資訊(Core Location)。最底層是提供低階OS功能的Core OS,包括檔案存取、Threading..等等。

整個開發平台對於熟悉Mac OS X的開發人員來講其實非常容易上手,EA甚至在兩個星期內就在iPhone做了Spore的簡易移植,SEGA也移植了Super Monkey Ball(並且是靠加速度感測器來操作的!),從影片demo的效果看起來實在非常驚人。流暢的3D動畫和OpenAL提供的立體音效,再加上內建的3軸加速度感應器和multi-touch screen,即使iPhone不拿來打電話,以後也必定是一個可期待的攜帶型遊戲平台。

除了提出開發平台外,Apple還順勢提出讓iPhone Developer能販賣作品的平台,一方面能把SDK賣給想靠開發iPhone程式賺錢的程式設計師,另一方面也讓這些程式設計師能夠靠販賣iPhone程式獲取收益(跟Apple 7/3拆帳,每個月領一次),實在是很聰明的策略。

iPhone一旦多了官方SDK後,可預期的是iPhone上的native app會如雨後春筍般大量出現,另外也可能吸引到其他Smartphone平台的開發者投入iPhone及Mac平台的開發。(在demo中,從EPOCRATES來的speaker說:「這些動畫效果都是由內建的API自動提供的,我們沒有多寫任何一行程式碼來做這些事。但它們真的讓程式看起來很酷。」)

老實說,看了這些demo後,我也想去敗一台iPhone了…。

一月 15, 2008
» Macbook Air!!!

我等Apple出輕薄型Notebook不知道等幾年了,每年Macworld都會有這種謠言,但總是沒有成真。
但今天Macworld真的推出了輕薄的Macbook Air啦!(官網的照片看起來真的超級薄 非常誇張)

規格大概是:
重量約1.36KG, 13.3″ LCD(LED背光), iSight, Multi-touch trackpad(!!!), 80G HDD or 64G SSD(!!), 2GB Ram, 1.6G Core 2 Duo, 1 USB 2.0, Micro-DVI, Audio Out, 802.11n, Bluetooth, 外接光碟機($99), 電池5小時

售價$1799

啊啊啊!!!這規格真是太棒啦!
等我退伍差不多剛好出第二代,就能換機器啦..A_A

六月 12, 2007
» Safari3!

昨天WWDC 2007真是非常無趣,唯一勉強算是新東西的大概就只有同時支援了Mac和Windows的Safari3了。

我剛在Mac上裝起來玩了一下,第一印象不太好。第一次開的時候特別慢,而且有些圖片也顯示不出來(reload無效)。還好重開後就正常多了。連了一些平常必開的網頁,像是udn, gmail, google reader等等,第一眼發現的是終於支援粗體的顯示了(見下圖)(雖然支援了,但我覺得不要粗體比較好看..)。

另外最值得一提的是:Javascript執行的速度變得超級快。只要打開Google系列軟體,Gmail、Google Calendar、Google Reader等等,反應速度全都變得超快,原本用起來頓頓的感覺幾乎消失了。不知道Apple做了多少最佳化,真的驚為天人啊。

最後,Safari3終於支援可以拖拉的TAB了。(肖想很久的功能…)

,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