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4,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經濟學家也不見得懂股票或資本利得稅

標題很狂妄嗎?  容我以『營建管理博士』為例說明。筆者目前是『營建管理博士候選人』,也就是再差個論文發表就能博士畢業了。我的論文內容是『如何以文法樹找出實驗數據的模式』。若是筆者真的畢業成為一名有學歷證書的博士,難道就代表我對『營建管理所有的問題』都瞭若指掌嗎?  不。

營建問題百百種,有廠商最佳投標策略、 BOT 競價、工地事務排程、設施配置、工地事務協同、營建資源分配、價格分析、判例比對、線性排程…。這些問題,我都會解嗎? 當然不。

就數學方面,我可以說線性規劃、非線性最佳化、離散數學、線性迴歸、主成份分析、因素分析、資料挖堀、工程經濟、二元樹估價算是我的專長。而一般統計則是我最大的弱面,像是 t-分配、卡方分配,我總沒想懂過。

非數學方面,那更是寥寥無幾了。施工法、營建法規,我只能算是懂個皮毛,不敢言之專長。

對一個營建管理專業人士而言,不見得懂所有營建管理事務,這道理也通用於其他專業人士。就像黃仁宇是明史專家,但問他希土戰爭如何分析,"或許"他也說不出來。我常常跟別人說,博士應該改專士才是,因為我們不見得通曉所有事務。

再回到標題。為什麼寫這篇文章呢?  因為我看到宇文渙的舊文『台北左派中產的誕生』,過去他在『諸神的黃昏』寫作時,我就常瀏覽了,文章之辛辣讓人大讚痛快,後來改到『策略武經』去,政治文少很多,不過,經濟文好像就比較多了。我就在『策略武經』上面,看到不少反拖拉斯的經濟分析,收獲不少。

可惜的是,他會刪舊文也不開放回應。有問題不但沒得反應,要引用文章到自己部落格發抒己見也挺麻煩的。

也曾針對美國證交稅問題去信,不過他沒回我。所以我後來,乾脆停止訂閱他的部落格,省得看了一肚子大便,還沒地方宣洩。

那個美國證交稅問題是這樣的:

宇文先生:
您好,我常閱讀您的文章,不過,日前看到 http://evilcapitalismheroes.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html 一文中,提到美國證交稅很高,心中不驚狐疑,是否證交稅課徵有分美國公民及境外投資人士。因為在 firstrade 中交易單次股票(不限股數)只收 6.95 美金(http://www.firstrade.com/public/zh_tw/pricing/commissions/),如果課稅很高的話,它不應該只收這麼點錢吧? 我如果買一萬美金的股票,證交稅加手續費才萬分之6.95,這比台灣低太多了吧!

期待您的來信~

祝您 一切順心


後來,我從別的管道驗證了美國的確無證交稅,而境內投資人有證所稅,境外投資人則是股利稅。除了「誤認美國有證交稅外」,他也在『台北左派中產的誕生』一文中,把「復徵證所稅」當作是左派人士專有理念,這就大大不通了。世上最右的國家 - 美國,對其國民也是採用證所稅的。

所以我認為他的經濟專長應該是在醫療產業及反拖拉斯分析上,在股票這部份不算行,我說的不是股票分析,而是證券監理、投資學這方面的。但這沒有錯,不是每個經濟學家都得懂證券,真想要好好研究證券的人,應該是去唸財金系,而不是經濟系。要不就是唸了經濟系,但論文得作證券相關的。

我們對專業人士的話不能盡信,信不信得用第三方的客觀事實來推斷,除了驗證事實對你有好處外,當我們從第三方收集資料、學得知識之際,即提升了我們自己的智慧。

勉力各位不要完全相信科學家的話

六月 13,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第 23 名不錯啦! 有贏過一半的同學了


我母親跟那個年代的大多數媽媽一樣,都是重男輕女、望子成龍。有一次,小學月考拿了第 23 名,她非常地不高興,於是跟我父親說,希望他『教訓』我。

父親聽了後,用和悅的口氣問我:『你們班上有幾個同學?』
我回說:『50 個。』
父親說:『第 23 名不錯啦! 有贏過一半的同學了。』

我心中不但放下了一個大石頭,甚至這個觀念影響了後來的生活。考第一名當然還是我很大的心願,但已經不是挺重要的,至少那不是父母給我的壓力,而是對自己的期許,畢竟年輕時,人是很容易好勝的。

何況我運氣很好地,在讀研究所以前,從沒機會考過前三名,最接近排頭的一次,是在國中二年級時,考了全班第六名、全校第七名。直到上了研究所、博士班後,才總是拿第一名,因為同屆只有我一個人。雖然好勝但常常敗,就不會覺得輸人是件不得了的事。

父親從來不會因成績管教我,都是因為我東西不整理、欺負妹妹、太晚回家等生活紀律上的問題。

他還跟我說過一個觀念:『你知道園丁如何整理樹枝的嗎?  冒出頭的枝枒就是喀嚓。』長大了,才慢慢體會出它的道理,尤其是接觸了「被動/指數投資」後,更是能咀嚼出個中滋味。

雖然他不管我的成績,但當我高一試分類組時,選了第一類組而且目標是法律系時,他非常高興,因為當個律師或法官就是他的遺憾。只是後來不愛讀教科書,英、史、地成績一直拉不起來,所以我退縮了,改選了第二類組,換滿足母親的心願:『唸中興土木,以後蓋房子』。

結果唸了土木,才知道我不喜歡土木,而且有趣的事:『自認興趣廣泛,但居然沒包到土木』。

或許臺灣現在競爭力這麼差,就是因為大家都只學能賺錢的,而不是學自己熱愛的。現在我過生活的工具就是寫網頁程式,這在我父母的年代中,那是壓根子沒想過的職業。連我自己都沒想過會愛上這種工作。

人生的變化無窮,何必執著。

== 後記 ==

忘了補上『吳岳老師電影分享-三個傻瓜』的感想。我認為壓力並不是問題,而且壓力該多一點比較好,差別是在壓力要孩子自己選的,而不是外力強加的。

三月 26,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莎士比亞的英文老師是誰? from 「莎士比亞的秘密( Anonymous )」電影

莎士比亞的秘密( Anonymous ) 是 Roland Emmerich 導的電影,不過我跟他不熟,本文也不是想比較這部電影的好壞,就以故事性來說,我看得很入迷,也開始對莎士比亞文集產生興趣。

英文從來就不是我的強項,所以對英文系學生必修的莎士比亞文集也從來沒想過要去看一看,對莎士比亞的了解就是只知道他是「羅密歐與茱麗葉」、「哈姆雷特」、「馬克白」、「李爾王」、「奧賽羅」、「威尼斯商人」等劇的作者。但是莎士比亞對現今的英文文學非常重要,重要到英文系的學生是沒法跳過「莎士比亞文集」的。

電影一開始,劈頭就說,莎士比亞的父親不過是個作手套的文盲師傅,而他在某段時間內,受了文法教育,並在前往倫敦後變成了演員,這樣的生長背景難使人信服他寫得出宮廷貴族之間的愛恨情仇。於是,就有人推斷「莎士比亞文集」原著是另有其人,且是當時的牛津伯爵愛德華.德維爾。

然而事實是怎樣,其實我不在乎。「莎士比亞文集」的原著是威廉.莎士比亞還是愛德華.德維爾,都不影響文集本身的重要性,也改變不了它對英文系學生的重要性。

我對文集創作者的老師倒是比較感興趣。

什麼樣的老師教得出莎士比亞或德維爾?  諷刺的是,他有能力去教學生寫出「莎士比亞文集」,但沒能力自己寫出來作為後世英文系學生的教本。

「不知道老師是誰」的這個事實其實就告訴了我們,老師在「創作」、「創新」、「革新」、「開創」這一類的指導上,可能沒什麼助力。如果老師真的能教學生創作的話,這代表伊莉莎白女皇時代應該有多個莎士比亞,而且他們的老師應該會是同一人。

在塞西爾爵士為愛德華找來的教師中,有教法文、希臘文、宇宙學(cosmography)、劍術,但塞西爾卻不願意讓愛德華在作文及詩上面有任何長進,他不認為清教徒的政治家需要這些遮蔽上帝雙眼的罪惡。

如果愛德華乖乖地上塞西爾為他規劃的學科,忘掉了對文學的渴望,或許現今英文系的學生就得讀別的了,然而愛德華無師自通,或者是說他從外國語文、歷史、周遭事件中自主學習,並融貫出獨有的手法,創作出別人達不到的文學領域。你們說,這功榮是歸老師還是學生自己的?

就像我們不知道莎士比亞的英文老師是誰? 我們一樣也不知道歐幾里德的幾何學是誰教的,羅素的邏輯學是誰教的,牛頓的力學是誰教的,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誰教的。

「創新」、「創作」無非是學生自己開創的新局,老師如果幫得上忙,那就老師自己開創就行了,何必留給學生呢? 創新是學生自己的事,不關老師責任。老師的責任應該是在那些不懂得自主學習的學生身上幫個忙,畫個靶,讓他們知道射那裡,學生射得中,也不過是讓社會多一個平凡人罷了。能自己找靶,還能射得中的學生,才是開創新局的人。

三月 15,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創新那是你家的事,不是教育單位的責任

常常聽到有人抱怨臺灣的教育不教創新,或是老師教的東西不能在職場上實用。雖然我也覺得臺灣教育有問題,但前述的說法卻剛剛好就是我所認為的問題:『被教育者選擇被動接受教育』。

『臺灣教育問題出在被教育者選擇被動接受教育』,這句話看起來有很大的邏輯問題。『被教育者』的『被』不就代表著『被動』嗎? 那名詞定義如此,這句話怎麼會有問題呢!

因為問題不在『被』而是在『教育』。拷~ 你們心裡一定想:『阿蒙,你腦袋不清楚了嗎? 文章起頭你就說臺灣教育有問題,是出在「被教育者選擇被動接受教育」,結果你現在又說這句話沒有邏輯問題是因為問題出在「教育」,那到底你要講的是什麼問題???』

前面的論述讓你們亂了嗎? 很好,那我們來解決問題吧!

「被教育者」是被動接受教育,但「教育」卻不是一件被動的事。因為我們允許「被教育者」的學習表現有不一樣的結果,這意味著我們認同「教育」不是一種「思想複製活動」,而是「思想創造活動」。

還是拿我最喜歡的「數學」作範例吧! 當老師教導學生 1 隻狗 + 1 隻狗 = 2 隻狗時,老師的最後期望是學生能解決 1 + 1 = ? 的問題,而不是下一次遇到『 1 個人 + 1 個人等於多少人』的問題時膛目結舌。因為「教育」隱含著「思想創造」,反應在考試上,老師會在出試題時,就算是使用題庫,也是會把題目中的數字調一調 *1 ,他相信有正確學習的學生一定能解答這種題目。

註1 耳聞某些老師考試時,完全不把題庫題目數字作調整,甚至是考前還拿題庫給學生複習。這一類的教學方式完全不符合教育原理,只能反應教師績效(如果學生的絕對成績算績效的話),這是不可取的。

N 年前,當我還是絕對熱情地支持反對黨時,他們的第一支電視廣告中主打:「過去的中華民國就像一家玩具工廠都在製造同一種玩具,每個人都是相同的玩具,沒有自己的意見,但我們應該要有人想的不一樣」。這個觀點也能應用在教育上,你認同學生應該都是同樣思想的產物嗎?  不會吧! 現在是多元化社會價值觀抬頭的年代,大家都認同不同的學生應該要有不一樣的能力才是。

然而,一班學生有 30 ~ 40 個人,上臺授課的老師卻只有一個,教法只有一種,要如何讓 30 ~ 40 個學生每個人學的東西不一樣? 很簡單。學生(被教育者)會讓學習成果有差異的,而且這種差異並不只是 0 ~ 100 分的不同,而是對於客觀事實有主觀認定的偏好不同,像是有人會比較喜歡光的粒子性,有些人則喜歡波動性,有些人在某些條件下認同粒子性而在其他條件時認同波動性,剩下的其他人則是不在乎。

被教育者「主動」選擇接受、不接受或部份接受,就是讓老師教學成果差異化的主要原因。而且這是「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環。

誠如我文章開頭所說的,臺灣教育的問題出在『被教育者選擇被動接受教育』,多數人只懂得「複製」老師的想法,以致於這些「被教育者們」往往會抱怨在職場上無法實用過去所學、作出來的東西被其他人取笑說不夠創新時,他們選擇把球丟回給「學校教育」,不但無視社會教育資源取得管道也卸除過去自己「主動」選擇學習的責任,而且可怕的是「還有人會認同他們的說法」。

教育的未來(Did you know?) 告訴我們未來很難預測,如果老師在意的是學生畢業後要用什麼軟體討生活,那註定會失敗,就像作業系統一樣,15年前教 dos, 12 年前教 win95,10年教 win98…,現在教 Ubuntu ,一直在變,但 15 年前學 dos 的學生,現在失業了嗎? 可能有的有,有的還活得好好的,為什麼! 因為 15 年前的學生會自己學新東西呀!

如果學校老師真的能教創新,那它必定有一個可遵守的模式,都有了模式,那還叫創新,那只是叫作不一樣而已。

高斯還沒出現前,大家從 1 加到 100 ,都是用手慢慢算的。直到他發現了梯形公式。這個公式可以用在梯形面積計算,可以用在等差數列計算,端視你怎麼用。老師只要教會你懂梯形公式即可,剩下的要靠自己。

創新那是你家的事,不是教育單位的責任。

二月 18,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科學是什麼?!

多麼可怕的命令列

很早就想寫寫我心目中的「科學是什麼?」這樣的主題文章。

但在談談我心目中的「科學」前,先來看看大家對「科學家」的態度是什麼。聽不懂裡面的英語,沒關係我也不是全聽得懂,重點就兩句:「You don't need to be a computer scientist to use a Windows phone and you do to use an Android phone」(你不用是個科學家就能用 Windows 手機,但用 Android 手機時就必須是了)。

曾幾何時,我們開始習慣要求操作介面要有親和力,東西不好上手,不夠防呆,那麼它就沒有市場,而那些難用、長相奇醜無比的東西就一定是科學家用的,因為要夠聰明才能破解它的使用之道,說明手冊厚厚一本就註定沒正常人會看,而且這現象還隱含了「沒有人想要當『科學家』」這件事。

Ballmer 談話的影片,敲醒了我的疑惑:「為什麼我就是跟 Windows 不合?」每每看到 W 還是 M 開頭的商品,第一眼的感覺就是反感。原來這是因為『我是科學家』,所以註定了不能用 Windows 系列產品。

不知道,有沒有人還記得動動腦? 這個玩具談不上親和力,更別說是照了說明書把各個零件組合好後,你就會懂得蜂鳴器發聲原理。所以你也別想從這個玩具身上學到什麼科學原理。

對小時候的我們來說,所能作的就是透過一堆五顏六色的電阻、電容加上電池、蜂鳴器、燈泡去組合出一個看似神奇的結果,可能是一首歌、也可能是特別的閃燈模式。總之,從這個玩具身上我們就像是看到魔法一樣。而這吸引了我想要去了解「科學」。我想要知道為什麼它會有這樣的效果。

所以當個科學家是我小時候的志願。不過從小到大,其實志願是一直變的,也曾想要當個立委(而且要進教育委員會)、農夫、財稅律師、會計師、建築師,但就是沒想過要當個「程式設計師」。

結果呢! 程式設計是我現在糊口以及熱愛的工作。小時候,某部電視劇帶給我對「程式設計師」的印象是能作出一堆圈圈、方格在螢幕上跑來跑去的動畫,而且這個可憐的「程式設計師」在交出了 5.25 吋軟碟後,成果就被別人複製走了。說來可笑,這個可憐的故事是引導我不要唸電機、資工科系的一個重要因素。

但不管志願怎麼變,我不曾放棄「信仰科學」。這也是在看完這篇文章「這世界出了什麼問題」後,趨使我寫下本篇文章來作為回應的最大動機。

該文中,作者認為現今世界的問題在於「科學家」不用通俗語言把真理說明清楚,而放任小道八卦、沒價值的訊息充斥社會。這觀念隱含著科學家是救世真主,沒有「科學家」存在,則世道難以前進。

過去我當然也是這麼認為的,如果不依真理行事,那麼社會自然走向毀滅。

在看過「克里斯多夫.雅歌塔」的「怪物」劇本後,我改觀了。人不一定是要懂得真理才能生活,而且不見得菁英領導的社會才有效率。

是的,我希望當一個「科學家」,但我不見得相信「科學家」。

我所信仰的「科學」,容我用幾句「電影 Agora 」中的對話來說明。 Synesius 是基督教地方主教,也是 Hypatia 的學生,而 Hypatia 是希臘女哲學家。當 Synesius 要求 Hypatia 入基督教來保命時, Hypatia 說了以下內容:

Hypatia: "Synesius, you don't question what you believe." (Synesius,你對你的信仰忠誠)
Hypatia: "I can not." (我不能)
Hypatia: "I must." (我必須懷疑)

「懷疑」就是我所認為的「科學」。

因為「懷疑」所以我們知道火不是燃素,是一種氧化反應

因為「懷疑」所以我們知道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太陽也不是。

因為「懷疑」所以我們又知道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且太陽也是,甚至連人馬座星雲也是。這句話似乎很矛盾。不過,我忘了這現象的術語是什麼。它的原理是這樣的,以地球儀為例,在它的表面上,任何一點都可以說是整個平面的中心,這現象是發生在 N 維座標但限定在 N-1 維空間上發展時。像是地球儀表面就是一種 3D 座標但受限於 2D 空間的結果。而宇宙是一種 4D 座標(含時間)但受限於 3D 空間的結果。

因為「懷疑」所以我們知道時間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

因為「懷疑」所以我們知道上帝也會玩骰子

科學之所以為科學,就是它們能自我修正。當代理論或是真理,在若干年後被「科學家」修正時,並不會有人認為是世界末日,反而那是科學的進步。

這個世界的問題不在於「科學家」沒能發揮「宣揚真理」的角色。而是普羅大眾沒有「懷疑」的精神。

當媒體餵你吃大便時,你吃大便;
當廠商餵你吃大便時,你吃大便;
當政府餵你吃大便時,你吃大便;
當科學家餵你吃大便時,你還是吃大便。

八月 3, 2011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提高最低工資來強迫企業辭退「工作沒有效率」的勞工

最近股市漲了不少,物價也漲了不少,公務員薪水也漲了不少,所以勞工朋友們也希望「最低工資」能調漲不少

不過,我想不透的是:「明明最低工資調高,應該是對比較弱勢的勞工(勞工們之間的比較)更加不利」,為什麼勞工團體會想出這種方案?

事實上,上面的觀念也不是我想出來的,石頭閒語:淺談基本工資最低工資爭議與個人芻議,這兩篇文章有詳細的介紹,就請各位移駕過去瞧瞧。

雖然石兄在分析模型時,未考慮資本家的利潤,而這部份也是勞工團體所希望的「最低工資差額」來源。不過就「提高基本工資」會「提高失業率」這件事,還是成立的。對老闆而言,當他覺得員工的工作能力不夠格領「最低工資」時,一定是把他們辭退的。屆時,非自願性失業多了,失業率也就高了。

這「最低工資提高」與「公務員加薪」兩者,一邊是企業被迫降低短期利潤,一邊是政府為增加公務員好感,這立足點是不同的,勞工團體拿兩者來比,實是拿芭樂比香蕉呀!

不過,在我看了「葛林斯班的騙局」一書後,有了些修正。

該書作者拉斐,在討論勞工薪資時,把國家稅收及企業利潤一併考慮,所以得到一個結論,當企業營收大部份歸入企業利潤中,而勞工薪資又被國家稅收剝奪一部份後,那麼勞工就比較沒有錢可以去購買其他公司所生產的商品,這樣其他公司的營收會下滑,間接影響其他公司的勞工薪資,所以當大部份的公司給的是比較少的勞工薪資,其實是傷害了自身的利潤。

拉斐也舉了過去美國的經濟數據來實證,當最低工資、企業稅率比較高而個人稅率比較低時,經濟成長率比較大。

所以我相信當全體企業將利潤多分給勞工,雖然營利率會下降,但總利潤值是會提升的。不過,這個結論我認為只適用「美國」,或是說「內需型的國家」。

在臺灣,企業生產的商品多半是外銷,提高國內勞工的最低工資,並不會讓外國人變得有錢,而多買臺灣出產的商品。所以在我們這種重外銷的國家中,「提高最低工資」的確對「經濟成長率」沒有幫助。不過,我還是贊成「提高最低工資」,誠如標題所言,較高的最低工資能間接迫使「工作效率不足(人力資本少)」的勞工沒有工作。

為什麼我這麼不喜歡「工作效率不足(人力資本少)」的勞工呢? 多一個人有工作,可以養活自己,有什麼不好? 我認為這些「工作效率不足(人力資本少)」的勞工對地球是不好的。因為作一樣的事,他們花的電費比較多,廢料率會比較高,出錯率也比較高,這些在在地浪費了地球的資源。所以該讓他們沒有工作。爾後,政府再透過社會教育來提升他們的工作效率。

八月 2, 2011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社會問題根源於家庭、顯現於學校、惡化於社會

標題引自張春興教授在 1991 所著之「現代心理學」。社會問題範圍廣大,包含有:「失業率」、「貧富差距」、「暴力」、「毒品」、「犯罪」…等問題。

而社會問題,我們都可以歸究於「教育」沒作好。誠如標題所言,教育有三環: 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及社會教育。究竟我們該期待什麼樣的教育,才能讓社會更好呢?

昨天看了「等待超人( waiting for Superman )」的紀錄片,片中聚焦於美國的公立學校教育問題,他們希望用好老師來塑造好學校,產生好學生。觀看當時,感覺或許美國公立學校有這樣的問題,但該片是談教育的,卻極少提及家庭、社會兩種層面,一味地猛攻「教師終生聘用制培養爛老師」的論點,不禁有「該片是 KIPP 宣導片」的想法。

果然,今天查了一下相關資訊,得到一篇新聞:「D.C. school official tied to test scores flap resigns」,一位特許學校的校長面臨「學生成績作弊」的指控,已提出辭呈。所以透過「浮動薪資」來提升學生學習成效變得不是那麼正相關。

以「錢」為誘因來鏈結學生成績,讓「學生成績進步」的結果,反應到教師薪資上,雖然附帶了「另一種的效果」。但我相信,為「錢」而作弊的老師是個案,就像在「教師終身聘用制」下,會產生「不會教學但能保有一份工作」的老師,也一樣是個案。

為錢而作弊的老師,也不是在特許學校政策產生下才有的事,從「蘋果橘子經濟學」的第一章:「小學老師與相撲選手有何共通點?」中,就知道芝加哥、加州的公立學校過去也發生這一類的事件。

為討論方便,接下來的學校教育只涉及中小學義務教育。

而我針對教師薪資的看法,則是傾向目前的「固定制」,因為在義務教育中,每個學生繳交的學費都是一樣的,讓教師薪資有所不同時,那他所收受的學生該繳不同等級的學費嗎? 這一點,很難突破觀念吧! 因為教師有教學等級的不同,勢必讓家長、學生有了差別心,那每個人都想選薪資高的老師時,又該如何分配?

義務教育就是得一視同仁,要享有差別的教育品質,請選擇私立學校。

義務教育的目的不在於培養高級知識份子,它只要求學生具備一定的生活知能即可。在這個目標下,只要教師能達成「讓學生具備一定的生活知能」,就能持續獲得工作。

事實上,我個人並不認為學校教育的問題很大,的確好學校、好老師對學生影響不小,但教育三環中,家庭與社會也很重要呀!

那些進 KIPP 學校的學生表現有所提升,有部份的原因就是家庭期待較高,既然家庭期待高,也就推動他們自我學習的動機,而「主動學習」是教育成功的第一要點。

我對父母將子女的學習成就建立在好學校、好老師身上,十分不以為然。從這次北北基二次分發事件,就可以知道大家十分在乎唸的是什麼學校。但好學校、好老師就能創造你的好人生嗎? 這麼說吧! 如果你的人生過得糟透了,你是該怪自己還是老師? 又如果你的人生過得美極了,你會感謝老師還是自己?

時常聽到有人抱怨企業或社會要的東西,學校老師卻不教。但說實在話,要當一個水果賣場服務生,遲早總會遇到客戶推了一車商品來結帳,如果老師上課只教過 3 顆 50 元的蘋果加上 12 顆 10 元等於 270 元的題目,那他的結帳金額會一直都是 270 元嗎? 這不可能吧! 所以當我聽到這種抱怨時,會直接認定抱怨的人是個笨蛋。

「如何閱讀一本書」中提到「閱讀越主動,效果越好」,而我喜歡把它改成「學習越主動,效果越好」,也因此你可以認定「學校老師」教得不好(未達到你的高標,但理論上都是符合大家的均標),教得不對,而選擇「自己學習」。這時,你有學校圖書館或社區圖書館能使用,可以參與知識性社團與別人互動。而不是坐而等待老師變好,我個人覺得只要是從師專、師院、師大、師資班畢業的老師,其教學能力不會連國中生都教不好,會教不好,通常是因為我們要音樂老師去教數學、國文老師去教自然或是美術老師去教英文所造成的。

主動學習除了可以是天生造成的,後天的話則需透過「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及「社會教育」來培養。父母有沒有讓孩子體會「主動學習」是件有意義的事,學校有沒有讓孩子發現「主動學習」的效果,社會有沒有讓孩子了解「主動學習」的必要

就家庭教育來說,「蘋果橘子經濟學」一書有提到什麼樣的父母對小孩的學習成就有影響:

1. 父母教育程度高(正相關)
2. 父母社經地位高(正相關)
3. 母親生第一胎時三十歲以上(正相關)
4. 小孩出生時體重偏低(負相關)
5. 父母在家中說英語(正相關)
6. 小孩為領養(負相關)
7. 父母與學校家長會(正相關)
8. 家裡有很多書(正相關)

其中, 1、2、3、7、8 多半與學習有關,像是父母自己的學習程度、因為受高等教育導致生育年齡高、關心學童的學習情形及願意投資在學習(買書)上面。

所以如果父母本身能表現出他對學習的看重及確實實踐學習,那麼小孩的學習成就高是可預見的。

我家的書櫃中,可看到我書不少,那個是 2009 的相片,現在應該又多了 30 ~ 40 本吧! 不過,我爸的書櫃可是我的 2~3 倍,那還是十幾年前的事。從小就常看他在看書,也很喜歡跟我講法律的話題,有次還得意洋洋跟我分享附近街道上多了紅綠燈是因為他寫公文給公所建議的。他總是跟我說:「法律是給懂的人用的」。

如果真心期待小孩的學習成就高,也請把自己的學習能力拿出來吧! 不要口頭上,一直叫小孩讀書、讀書,自己卻不翻書來看。

然而上面所說的方式卻無法協助弱勢族群脫貧,大部份是因為他們的父母教育程度低、社經地位低,也可能讀不太懂書,或是工時長無法花費心力在學習上。

這時社會教育就該出現了,一個人無法在有工作,能養活自己的情況下,還另外保有空閒時間來學習,這代表他的工作效率(或是人力資本)太低了,政府應該禁止這種人工作(也就是透過「提高基本工資」來強迫他們被辭退),並強迫他去上有薪給之訓練課程,提升他的人力資本。提高人力資本後,除了可養活自己外,還能有時間自我進修,這才真正有機會脫貧,也能給孩子建立主動學習的榜樣。

三月 31, 2011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雙語幼稚園的外籍教師在美國的職業是乞丐??


(感謝 Youtube ,讓我重新看到十多年前的廣告)

上面是一家美語補習班(空X英語教家)的廣告。片頭一開始是兩個乞丐在街頭乞討,但生意不好,所以其他一個人就用英文對另一個人說:「聽說到台灣教英語很好賺!」

他們目的是要表達補習班內的教師都是合格的教師,不是阿狗阿貓。但這個廣告在台灣應該是失敗的,因為該補習班只提醒了台灣人,要注意你的外籍教師是不是乞丐,但卻無法教會台灣人如何分辦那些是合格教師,那些是阿狗阿貓,所以這個廣告傷害了所有補習班的利益,打破台灣人崇洋的心態,間接也降低學習英語的動機。所以沒多久,這廣告就不再出現了。

我個人十分喜歡這個廣告,它是一個非常真實的例子,讓我們不要看到金頭髮、藍眼睛的人就覺得他了不起,另外也是在激勵我,會講英語的人也不過是當乞丐,我講得不好,沒關係啦!

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不是會講英語就從此與白馬王子(公主)幸福快樂地過一輩子了。講英語的人也是要看結構學、生物學、基礎物理、管理數學…的書,才可以當土木工程師、醫師、物理學家、經理…。

美語該從小學起,愈早學愈好!這觀念與「如果睹定長大要開計程車,是不是 18 歲時馬上考駕照,開始上路,一開始賺的錢不多但 5 年、 10 年一定可以賺大錢,因為熟能生巧,開 10 年必定比開 5 年賺得多。」的道理相同,也跟「 50 歲的美國老頭所了解的字彙比 24 歲的美國博士生多」一樣,都是屁話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而是要追求宇宙的精神一文中,提到我們有時候該花點時間在未知的事物,眼前美景是過往雲煙,該趁美景未逝前,找到下一個美景。

所以當美語是強勢語言時,我們的爸爸媽媽瘋狂地送小朋友上雙語/純美語幼稚園,我們的青年學子/上班族們報名美語補習班,期望「能與外國人溝通」能成為他們在未來職涯的助力。

但我們忘了美國人的工作專長並不是「他能與其他美國人溝通」,而是他能了解/善用領域專長,及國際化觀念,在對的事(效能)上面用對的方法(效率)。

我們忘了美語只是工具,不是神話,當台灣農民苦哈哈時,我們不能援引美國農業補助政策來告訴政府你作的太少。當原油價格持續上漲時,我們無法期待政府給我們替代能源。因為我們人民自己只知道學好美語,但卻不知道該去看 CNN, USA, EUROPA 來了解世界如何變化。

六月 16,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234+4378-2390+4012 = ?

遇到三位數以上的加減乘除時,我會直接把 python 直譯器打開,然後問它…

hoamon@ibmhoamon:~$ python
Python 2.5.1 (r251:54863, Oct 5 2007, 13:36:32) [GCC 4.1.3 20070929 (prerelease) (Ubuntu 4.1.2-16ubuntu2)] on linux2 Type "help", "copyright", "credits" or "license" for more information.
>>> 234+4378-2390+4012
6234

我的腦袋已經不太對這類型的問題有耐心了。

小時候,在各學科的考試中,我只有數學是不須準備的,只要憑著老師上課教學的記憶及乖乖完成作業,我就可以上場考試了。而且在「數學」這個領域往往不會落後到三名之後。

還記得小一還是小二的時候,老師說要考九九乘法表,而在我還不知道什麼是九九乘法表時,已經有小朋友說,他幼稚園時已經背過了。記得那時候還覺得為什麼我的幼稚園跟別人不一樣,我只是在期待有熱狗、熱魚點心的下午趕快來到。

後來,老師解釋所謂的 2 x 2 就是把 2 加 2 次的意思,當我記住這個原則後,我就可以在腦中堆疊出 9 x 9 的答案,所以當我睡覺前還是沒事幹的時候(註1),我就開始回想九九乘法表,忘記答案的話,就用加法把它算出來。

記住原理比記住結果的樂趣還高,只是這種習慣讓我到了高中時,就遭受很大的挫折,記得是某次的高二物理考試,我花了一節課的時間,推導了一個公式,好讓我解一題 15 分的應用題,如此可想而知,我的高中成績應該是非常不理想的。

好了,要講我的重點了。每每看到了有關珠心算的新聞時,我就會想起九九乘法表的往事,到底我們的小朋友學會在腦中運行一個11位數以上加減乘除的目的在那裡? 打發時間、學好數學還是證明人比計算機強。

數學可以是很抽象地,就像埃米·诺特的對稱性定理,而這不是用珠算把所有 11 位數的數字作加減乘除練習後就會懂得。

  • 註1,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不用讀數學的關係,因為我還花滿多時間想數學的。

四月 15, 2008
» 好書 - 第56號教室的奇蹟

教育一直是我蠻關心的議題,而第56號教室的奇蹟是我最近看過最棒的教育書籍。

喊口號的教育政策已經太多了,每個學校都說要培養健全品格、五育均衡、知書達禮的未來棟樑,實際上台灣的一貫教育就像一條知識生產線一樣,把每個小孩子放進入口,接著就加入國文、英文、數學、理化、歷史、地理等基本原料,熱心且有本錢的家長還會多加一些鋼琴、素描、騎馬、射箭等奇奇怪怪的才藝調味料,有些小孩除了在標準生產線上外,有時還要被移到旁邊一個稱為補習班的高溫壓力鍋裡好好燉一燉。

就這樣經過了12年的煎煮炒炸,得到一批批的知識份子。他們的童年是在補習班度過,雖然知道品格很重要,但生活環境中實在找不到幾個能仿效的模範來學習什麼是做人應該有的高尚品格。他們學習的動機是因為不想考差被爸媽打,是因為老師說要有好成績才能考上好高中好大學未來有好工作。他們沒有時間閱讀自己喜歡的書,沒有時間培養自己真正的興趣,沒有時間每天在草地上打滾。每天的行程就是上課、考試、補習、寫作業、睡覺。

台灣的教育實在偏差的非常嚴重,每個人都上大學也沒有讓每個人都找到好工作過著幸福的日子。很多人活了幾十年還沒找到自己的興趣,自己的夢想,以及一個真正發自內心想做的工作,每次想到這個就覺得我們的教育從一開頭就走錯路了..。

第56號教室的奇蹟是一個偉大的老師雷夫(Rafe Esquith)闡述他如何在一個平凡的小學中讓學生個個熱愛學習,培養他們的品格和正確的價值觀,也教他們正確的讀書和面對考試的態度。我覺得這本書最棒的是他除了提及教育理念外,也真正找出一套有效的方法落實這些教育,讓班上每位小孩都能養成受用一生的態度和習慣。我相信台灣也有很多像他一樣棒的老師,只是受限於整個社會價值觀和教育制度,才讓今天的台灣教育變成了這樣。希望能有多點家長和老師看看這本書,向雷夫老師多學習,從教育的根本改變,社會自然就會變好。

三月 28,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英語對小學生是不重要的

老婆發過一個文:超額教師辦法會議後記,因為有人提了意見,而我又回覆她,所以我想拿這個引子繼續說。

以我這個年紀、作的工作來說,英語/英文實在是太重要了,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我得用英文來找新的技術手冊、學新的觀念,甚至寫英文文章,未來也希望透過英語賺英語系國家的錢。對我來說,不用英文,就是讓我沒有競爭力。

但是,有一天我老婆強迫她的姪子(一個小四,一個小五)唸英語時,我問他們倆一個問題:「我肚子餓,我想要吃漢堡的英語,怎麼講?」他們支支唔唔地拖了很久,事實上,這問題他們應該要會的,我是從他們的英語課本中拿出來問他們的。接著,我告訴他們答案,並說:「其實,美國乞丐會講的食物更多種,還不只是漢堡,他們也會說牛排、可樂、薯條…,那這樣子,你們覺得為什麼要學會英語呢?又或者他可以講比你們還多的英語詞句那為什麼還要當乞丐而不是去當醫生、程式設計師、會計師、水電師傅、建築師呢?」

差別就在專業能力,而專業能力的基礎是不須要英語/英文的,在台灣,你絕對可以找到中文的教科書來教會你專業能力,而為了要看懂這些中文教科書,小時候更應該專注在國語、數學、社會、自然上。等你學好國語、數學、社會、自然後,再好好學會英語/英文,最後精進你的專業能力才是。

學英文(或是其他外語)的目的,不是和他人對話,而是博覽群書。

PS我大學聯考英文 28 分,經過一年重考後,我的英文是 24 分,但又如何呢!小時候英文不好,不影響我唸大學(第二次考試結果我是可以填中央土木或中興電機的,只是我選了中興土木,如果你想問為什麼,那這又是一篇 Blog 了)!但是現在英文不好,會影響我的競爭力。所以,我比小學生更應該在英文上下功夫。

三月 11,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寫作業是『學會』的基石

有一天,我的小姪子說:「好希望我現在就是國中生了,這樣三年級的數學題目,就變得很簡單。」

我笑笑地跟他說:「為什麼長大了,就什麼都會?那如果這樣的話,阿公應該是最會寫作業的人囉!」接下來,我就和他解釋,國中生覺得小學三年級的數學很簡單,那是因為他在三、四、五、六年級的時候寫了很多的作業,因為這樣的練習,讓他學會了小學數學。所以,如果你什麼都不學,到了國中的年紀其實你還是什麼都不會。學會的重點在作業(練習)。

我們小時候不明白這個道理,等到我們長大了,卻疏忽『作業』的重要性,我們比較崇拜『腦內計算機』,而輕視『動手作』,所以學習的效率降低了。

有人跟我說該讀的書要在 30 歲以前就要讀完, 30 歲以後,記憶力、理解力都下降,這時候才讀書太晚了。我倒覺得多『動手作』就能讓你的記憶力、理解力維持在水準之上。

所以, Python 的書看再多,還是要自己寫個程式來練習吧!

二月 11,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如果不想挑爛蘋果! 怎麼作?

把自己的政見寫成白皮書放到網路上供他人指教,再把工作項目放到 Trac Ticket 中,讓他人追蹤。

最後湊 20 萬(也可從網友中募款)參選吧! 選舉過程中,不插旗幟、不買廣告、不發傳單(也就是不花錢)。然後抱持著「選上是人民的福氣,選不上是自己福氣」的態度等待選舉結果。

如果選上了,好好地把 Ticket 中的工作完成。我想這種人多了點,會是台灣的福氣。

一月 22,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世界是平的

這本書出了好一陣子囉~兩年前曾在台北某家誠品看到,翻了幾頁,印象最深刻的是作者有談到 Open Source 。前幾天看了朱學恆的 你說《世界是平的》,我知道了,然後呢? 的文章,就想好好地把這本書看完。

花了幾個小時把它看完,似乎沒得到新解,當然不是它沒料,是我太晚看了。很多的觀點,我在其他的趨勢文章、 Discovery 、教育的未來都見過了。或許他們也參考了 Thomas 的書。

現在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也因為科技讓我們大部份的人都站在平等線上,這的確是令人煩惱的一件事,因為我們不是起飛中的印度人、中國人。不過看看歷史,就知道這根本不是新煩惱,過去,我的老師解工程問題時,拿的是計算尺、計算機,而我唸大學時是拿計算機,但是現在,我們都用電腦跑程式了。

N年前,蘇軾就告訴我們:「厚積薄發、博觀約取」了,只會用死蠻力耕田,那就種到死吧! 任何一項工作都應該是要拿一部份的精力去學習新的事物,來把你的耕田面積擴大,而不是讀到 18 歲,用蠻力作事到 65 歲退休。只要懂得終身學習,那就可以應用在無窮的未來,是的,只要懂得「終身學習」,不過這對很多人來說是個大問題呢!

雖然說是「資訊爆炸」的時代,但 1000 筆資料中,只有 10 項資訊及 1 種知識,何必怕那日益增加的資料,學會知識就夠了。就拿讀「世界是平的」這書來作例子,我從很多趨勢文章、 Discovery 影片、新聞中也看到了全球化、新科技對未來的改變,但這本書都幫我整理好了,而我只花了 6 個小時多就看完,而且看完後,我只須要記得 10 輛推土機、三大匯流、勞斯萊斯不賣車子、科學教育重要性、開放比壁壘好、人民生活水準提高會不想戰爭及美國政客也很爛就夠了,我不須要記得 400 頁的文字。

「資訊爆炸」及「全球化」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會學習。

一月 11,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AM02:00~AM06:00斷網,這很好呀!

我是興大的學生,只不過沒住在宿舍。日前聽說學校為了讓學生「專心唸書」,所以在AM02:00~AM06:00斷網,這個措施備受爭議,後來是延到下學期才開始。

我個人覺得十分可惜,就一個愛唸書、愛上網找資料的學生來說,這項決定太晚執行了,也執行的太晚了。

撇開那些用學網下載非法軟體、音樂、著作的學生來說,就算是在 AM06:00~AM02:00 之間,也不能作這種事情,所以我只談對「愛唸書、愛上網找資料」的學生,其權益受了什麼影響。

我個人認為:根本沒有影響。試想 AM02:00~AM06:00 這四個小時,拿來睡覺都不夠用了,一個「愛唸書、愛上網找資料」的學生,他應該是在 AM06:00~AM02:00 之間好好地唸書、找資料,在學生時代就應該培養一個規律的生活習慣:不熬夜、常運動、多讀書,而最好的睡眠時間應該是 PM10:00~AM02:00 之間的,所以我還認為學校斷網的時間太晚了,應該早一點,移至 PM10:00~AM02:00 。

很多人跟我說,在你寫一個程式或是調一個系統作不出來時就是不干心呀! 是的,我也是這樣,但我們應該要學習放手,你的人生不是這個程式或是系統搞定,就一定成功的,你的未來還有無數的程式及系統要搞。

也有人說:「AM02:00~AM04:00的期間正是文思泉湧的時候,這時候不工作對不起自己的效率」。然而,請仔細想想,是什麼原因讓你在 AM02:00~AM04:00 的期間才文思泉湧的,不就是過去不好的習慣所造成的,同樣地,也可以用好習慣把它調回來。

說到底,為什麼不讓人在 AM02:00~AM04:00 作事呢! 因為我們不是蝙蝠,是日行性動物,我們應該要熱愛陽光的,這是天性,不要逆天而為。

穩健而長遠的學習/工作習慣比較重要。這點請看我之前的文章:0.02秒的差距

而事實上,對那些家長而已,健康應該是比讀書及上網還重要的一件事,而對學校來說,付學費的是家長,也不是學生,所以我認為學校及家長的決定非常好。

十月 29, 2007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小(大)學生一定要有電腦及網路才可以畢業!

這陣子燦坤、家樂福、全國電子推了幾個廣告,訴求就是「威脅」、「利誘」、「柔性呼喚」要開學的學生或是學生家長,在學涯生活中一定得買台電腦,要不然學習會輸別人的。

這是商人的詭計,與情人節買花、普渡要旺旺的道理是一樣的。但在聽我說下去前,請你們先去看看一個高級知識份子的文章「不要學電腦,不要學英文」,以下三個網址的內容都一樣的:
http://home.pchome.com.tw/internet/intro33/new_page_8.htm
http://blog.yam.com/eyesfun/article/8155310
http://www.pczone.com.tw/vbb3/thread/21/71021/

看完了嗎?還沒,請記住,我的文章沒他好,如果你不看他的,卻繼續看我的,那代表你沒眼光。再給你 3 分鐘。

曾在南投縣北山國中上過一個學期的資訊課。學期開始,我就為同學們介紹什麼是資訊、什麼是電腦,電腦不等同資訊;資訊也不等同電腦,所以我們上課其實不是一直在用電腦的,我會上點數學、講些社會上應用電腦資訊的例子,像是快遞如何透過資訊系統協助送貨、 7-11 如何管理庫存…之類的。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出的作業,一定要在課堂上作完。

因為我知道不是每個小朋友家裡都有電腦及網路的。台灣雖然是開發中國家,雖然是資訊產品的最大出口國之一,但還是有人家裡不能買或不願買一台電腦,辦條網路線的。

家裡沒有電腦,我是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關係的,尤其對小朋友來說,電腦對他們一點都不重要。何必為了 1 個月花 3 小時作一個文書處理作業買台電腦回家呢!況且如果老師真的出了電腦作業,也真的要求小朋友帶回家作出來,那也沒有關係,至少對市區學生來說,我們多半都有圖書館,圖書館裡有電腦、網路可以使用,像是欣榮紀念圖書館中還有 Ubuntu 可以用呢!又或者學校的電腦教室也可以使用呀!要不然學費中的電腦使用費是繳心酸的嗎(但大部份的家長其實不知道電腦使用費有一部份是花在教師電腦及全校網路連線費)?

但以上所說,不代表現在學校老師了解這個現象

我的姪子、姪女目前就讀南光國小,就常遇到老師要他們回家打報告、找資料,打報告是沒問題啦!因為家裡有電腦,但找資料的話,卻因沒有網路,所以他們就會跟家裡大人說:「要到姑丈家家,或是舅舅家用網路。」於是 3 分鐘找資料,剩下的時間花網路遊戲。

所以當我聽到老師又出網路作業回家作的時候,心裡就不高興。對小朋友來說,在網路上找資料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應該是教他們「如何利用資訊」。甚至我還覺得根本不要教所謂的文書處理軟體、影像處理軟體、網頁製作軟體等,這些東西對他們未來的益處不若「如何利用資訊」來得重要。

資訊有很多形式,紙本的、口述的、數位的、網路的…,資訊的儲存位置也有很多地方,其中對小朋友(其實對大朋友也是)最有幫助的是圖書館。但學校老師常常不教(或許是他們也不會運用圖書館),只(會)用 Google 找資料的人是愚蠢又懶惰的。

而事實上,許多國中小電腦老師也只會教小朋友文書處理軟體,於是國小教一遍,國中又教一遍,搞得小朋友認為電腦就是這樣子,除了網路遊戲外,其他都是一整個無聊。

如果可以,我希望電腦可以晚一點教。

拿我親身的實例來說:高四(1995)時,我爸就買了一台 Win95 的電腦,要拿來幹什麼,我不知道,但當我上大學時,它成了我寫作業的工具,利用它來打報告及玩 NHL 97 ,一直到研究所,我才踏入重灌電腦/程式設計的行列,我還記得高中工藝課看不懂老師寫的 basic 程式,只好看同學打三國志三的情景,但比起這些國高中就有在玩電腦的同學,現在與他們相比,在電腦科學/應用上並不輸他們呀。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電腦可以晚一點教,因為有太多更重要的東西要學了。

八月 26, 2007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而是要追求宇宙的精神

大學不是職業訓練所,而是要追求宇宙的精神」 From Career總編輯臧聲遠:六、七年級生,你為何不生氣?這句話我有很深的體會。曾經在暨大擔任畢輔組助理,發現很多的大學生真的很害怕畢業後找不到工作,所以我們辦了很多產業分析及職場先備能力的講座,以及帶同學們去企業參訪。

而體會到他們的就業恐懼及對自身學科的無奈後,我認為台灣的大學實在是太多了。可是如果想要畢業後快速投入職場的話,應該是去唸高職/科大等技職體系才對呀!怎麼都跑來唸大學呢?這不是國中選填志願時就該知道的事呀!或許那個時候專心課業沒想清楚未來的事吧!

現今企業訴求重點之一是「即戰力」,不想花成本訓練新人,覺得訓練夠了,人也跑了,所以希望學生能在大學/研究所時,最好就學會職場技術,以資訊業來說,如果你已經會了 Linux/Unix/Windows 系統管理(是系統管理,不是點滑鼠二下開 P2P 程式、 Office 軟體的)、 C/C++/PHP/Perl/Python/ASP/C#... 程式語言、Mysql/PostgreSQL/Oracle/MSSql...資料庫管理系統的話,你的錄取機率是遠大於其他不會的人。這樣看來好像沒有什麼不對,但那一個資訊相關學系的學生會說:「是!是!是!我上了四年的課,就是上這些東西!」攤開資訊領域課程(以交大資工為例)有「計算機概論」、「密碼學」、「資料庫概論」、「線性代數」、「離散數學」…,那個是上面所談到的軟體,但上面課程重要不重要,如果你在從業的時間內沒感覺到這些學科的價值,那你是白唸書了。

但還是有老師聽到了企業的心聲,所以他在研究所開了一門課:「網頁程式設計」。嗯~看樣子對學生很有幫助,然而跟學生聊了一下後,發現他們授課是使用 VS .Net 工具開發,程式教學是用 C# ,而且如果學生交出 JSP 作業,會明顯感到老師的不認同感。再深入了解後,老師有沒有談 Http 協定、 html 標籤,嗯~沒有。

不懂基本概念一樣可以寫出網頁程式,這我不反對,尤其是現今工具愈來愈高階,也讓使用者可以簡單開發更強大的程式。然而不從基本概念學起的,等出了問題,要 Debug 時就知道差別在那了。

教育的未來(Did you know?) 告訴我們未來很難預測,如果老師在意的是學生畢業後要用什麼軟體討生活,那註定會失敗,就像作業系統一樣,15年前教 dos, 12 年前教 win95,10年教 win98…,現在教 Ubuntu ,一直在變,但 15 年前學 dos 的學生,現在失業了嗎?可能有的有,有的還活得好好的,為什麼!因為 15 年前的學生會自己學新東西呀!

可是你看,「離散數學」、「線代」、「計算機概論」…內容有差多少。大學為什麼要捨棄不變的真理,去追求萬變的枝微技術。這個留個好學的學生自己來就行了,學校只要提供資源,學生要學 Windows Vista,學校機器有裝,要學 Solaris ,學校有裝,要用 VS.NET ,嗯,學校買了幾套版權,要學 Linux ,嗯~用 Ubuntu 行不行,這個學校也有。學校作到這樣就很好了。

另外,企業一味要求即戰力,遲早會享用自己的惡果,想想看,為什麼 Skype 不是台灣公司作的、 YouTube 不是台灣作的、 Yahoo! 、 Google 這些都不是台灣公司。即戰力即沒有創意。只能複製別人的成功模式或是一直代工下去。

唸大學就要看破,你是要追求宇宙的精神,職業訓練是你在家自己該作的事。

但追求宇宙的精神有什麼好處,我認為這是短空長多的價值,拿個歷史來說,如果一直堅持古典力學,那麼八年抗戰中,我們只能計較子彈如何精準穿過敵人身體、大刀如何有效地砍下敵人的頭顱,而不是用 E=MC^2 來作兩個炸彈來結束戰爭。

或許愛因斯坦後悔發明這些東西,但我認為這是值得的,如果沒有這兩個原子彈,那麼八年抗戰可能會變成十八年抗戰,反正戰爭都會死人,都會有人勝、有人敗,早點結束,大家可以早點生孩子、作正事。這就是「追求宇宙的精神」的長期價值。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