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9, 2009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政治文」:民主政治的價值

民主政治的價值:「不在群體智慧的體現,而在於群體共享決策的後果。」

在民主選舉制度中,有許多你覺得荒謬的事,但它的的確確會發生,各位可以在這部電影「年度風雲人物( Man of the year )」中體會。

當我們選出一位首長時,我們期待有所改變,我們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一個人的身上,然而一個美國總統上任需要決定七千個位置,他手頭上如果沒有預選名單,那麼如何在短短一、二個月之內把對的人放到對的位置。而大部份的人對自已爸媽都沒那麼了解了,為什麼我們會要求一個首長必須對他選出來的人的私人生活負責。

孔子也說:「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這句話白話的說是:「會說話不代表會作事,而爛人也不一定講爛意見。」且這世界上是難得找到會說話又會作事且私生活良好的人,就算有也不會這七千人都到美國政府幫忙。於是只能有所取捨,只要他能把事作好,那麼長得醜沒關係、有小老婆沒關係、有外國護照沒關係、不孝順沒關係,只要他作對台灣好的事,就夠了。

事實上,政府的運作是靠團隊在運作,但卻有人不相信,只認為這是首長個人的事,如果他不在,那政府就完了。在民主制度下,目前我們的民眾還是以為「人治」而非「法治」(註1)。

但沒關係,民主制度就是提供了一群笨蛋可以有選出另一個笨蛋的權利,而被選出的那個笨蛋有責任滿足一群笨蛋的幻想。這可貴之處就在於所有人共同承擔多數決決策。

* 註1: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灣人喜歡「人治」而非「法治」。大部份的老闆都喜歡看到員工在表演「作事的態度」,注意! 是表演,不是作事。所以,如果某個場合員工沒出現,那他就連表演的機會都沒了,這對把事情有條不紊安排好的員工來說,是吃虧的,他不會有加分的機會,就算他可以不出現,但他還是得出現,而且往往比那些事前不準備,出事才表演的流汗流血的員工還不如。再補一個例子:民眾往往認為在颱風天,如果沒看市長穿著皮鞋踩在比車輪高的水中,那就覺得他沒在作事,如果首長沒親眼看到文旦落果、西瓜泡在水中,那他不會了解水災的嚴重性。

» 「政治文」:第十二任總統選舉結束了

從新聞畫面中,看到有些選民哭了,而每個人都有該哭的理由,但這只證明了我們的民主政治「還不夠成熟」。

回憶一下, 8 年前、 4 年前的選舉結果也讓有些人哭了,但從現在來看,當初那些哭的人現在還會覺得輸了真有很大的關係嗎?人生不是只有一場選舉,知道結果時,第一件事是檢討,永遠會有下一場選舉要看。

而我們選民最錯誤的示範則是『太重視選舉結果』,而忽略歷程了。想想看,現在那些笑的人,是不是在馬蕭當選後就會高枕無憂,是不是對馬蕭四年作為就不再監督。

監督政府不只是反對黨的責任,支持者也有一份義務讓落選者的支持者認知到這是一場政策之爭,選舉只是讓多數人所決定的政策有執行的機會,所以勝選的這一方應該強迫當選者執行政見。

選舉的目的,不只是有人當選,有人落選,而是要在一個時點上,讓我們了解全國人民究竟想要的是什麼! 知道結果後,就應該力行。

後記:

而在這一次選舉結束後,令我失望的是競選幕僚團隊紛紛求去,當初這些人幫馬英九制定競選政見,勾勒未來藍圖,現在換了劉老大,怎麼知道他喜不喜歡「愛台 12 建設」,會不會推動...,如果他不喜歡,會不會表面上推動,實際上搞破壞。

另外,我們換個角度來說,競選團隊不等於施政團隊那不是擺明了:「行政能力不等於競選能力嗎?」雖然從台灣過去選舉,讓我們隱約知道這件事,但這次馬團隊卻是赤裸地攤開它,還好馬總統喜歡內閣制,所以把實權交給了他心目中德才兼備的劉院長,這我就相當贊同了。

三月 28,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檯面上沒有青發,我們該胡九萬的

-- 我們沒有權利討論周女士的選擇,她也沒有這個義務滿足我們的想法 --

第十二任總統選舉終於結束了,不管是新聞還是談話性節目,著墨最多的都是馬總統的家庭,而熱門的又是『馬夫人是否該辭去『周處長』的工作』。我認為這夠了。

在選票圈選欄中,我明明只看到『九萬』,沒看到『青發』,為什麼大家拼命想『胡』青發呢!!

試想,如果我們選擇的是一個單身的總統,那麼要找誰作『第一夫人』呢?所以憲法、法律根本不會制定『第一夫人』的工作是什麼,那麼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嘴巴對『周女士』的未來該作什麼工作有意見呢?

我們來看看過去吳女士的作為,在她健康良好的情況下,她會去宣慰僑胞、國會致詞、出席國宴…,但她生病後,有作到任何一項工作嗎! 台灣還是可以照常運轉,所以『第一夫人』作什麼是不重要的。

如果你覺得『第一夫人』一定要作什麼事,才能讓台灣婦幼地位及環境提昇,那麼『馬蕭』的婦女政策就是個屁話了。『第一夫人』不須等同『婦幼部部長』。如果你還有『母儀天下』的想法,那就回到封建時代,沒有民主了,台灣也選不出女性總統了。

又如果你認為『周女士』擔任兆豐銀法務處處長,在兆豐銀將來與政府有利益衝突時,會對法官或是整個司法制度有所影響的話,那麼你就是瞧不起『台灣司法』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是司法的基本。

或許你還是有疑慮,認為『第一夫人』有工作總比沒有工作對政府的影響比較大,那麼我們再回頭看看吳女士的例子,她是沒有工作的『第一夫人』,而她卻與『國務機要費案』及『SOGO禮卷案』有關,於此,你還覺得沒有工作會比較好嗎?

我的結論是『沒有第一夫人對台灣也沒有關係』及『對政府的影響力不是取決於第一夫人有沒有工作』兩點。就這個議題,我希望台灣媒體可以夠了,別再談了,不要讓人民轉移了焦點,現在最重要的是民進黨政府『平穩』地轉移政權及國民黨政府『積極』地帶台灣向前行。

檯面上沒有青發,我們該胡九萬的。

二月 11,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如果不想挑爛蘋果! 怎麼作?

把自己的政見寫成白皮書放到網路上供他人指教,再把工作項目放到 Trac Ticket 中,讓他人追蹤。

最後湊 20 萬(也可從網友中募款)參選吧! 選舉過程中,不插旗幟、不買廣告、不發傳單(也就是不花錢)。然後抱持著「選上是人民的福氣,選不上是自己福氣」的態度等待選舉結果。

如果選上了,好好地把 Ticket 中的工作完成。我想這種人多了點,會是台灣的福氣。

一月 21, 2008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中央民意代表的多樣性

單一選區制讓立委名額愈少對大黨愈有利,約化的效益愈高,也致使立委多樣性降低。

但就立委工作性質而言,如果名額增加則選區的畫分會愈小,如此必使立委專心地方事務的經營,而忽略中央事務。

那麼如何讓立委選區畫分大、總名額少、保持多樣性且不致使小黨泡沫化。

除了區域名額轉移到不分區名額的方法外,我提出另一種想法,這是從 bayesian classifier 中得到的靈感。要建立貝氏分類器,其依據的歷史事件至少要出現一次,否則無法預測。

舉例來說:我們手上有一份歷史資料,是談「年齡幾歲」、…、「是不是學生」與「是否買電腦」的數據,然而在這份資料中,怡好沒發生過「年齡為60~65歲」的人買或不買電腦的紀錄,那麼利用這份資料所建立的貝氏分類就無法預測「年齡為60~65歲」的人會不會買電腦。但不能預測不代表這事件不會發生,所以我們可以透過 Laplacian correction 的技巧,讓我們的分類器可以拿來預測「年齡為60~65歲」的人會不會買電腦。

Laplacian correction 的方法是將所有的「年齡幾歲」事件發生次數都加一。也就是把
「年齡為20~25歲」的出現次數加一
「年齡為25~30歲」的出現次數加一
...
...
「年齡為60~65歲」的出現次數加一

這樣對整體事件出現的機率影響不大,卻變成可以預測「年齡為60~65歲」會不會「買電腦」。

利用 Laplacian correction 的概念,我們把它應用在不分區立委上,設定一最低門檻(一定要比不分區計席門檻還低),假設是 0.5 % 或是 3 萬張選票,只要過此門檻的政黨一律可分得一席觀察員立委,它的職務權利是否等同一般立委可再討論,但如此作來對立院的政黨比例來說影響十分小,以本次政黨得票數來看,用 5 萬張選票作門檻,其新的立委名額分配如下:

由上可知,對大政黨來說,比例影響不大,如國民黨依舊在 2/3 以上,但對小黨而言,卻是無及有的區別,同時,也讓國會的立委來源多樣性,一般選民也可增加對其他政黨的認識機會;讓小政黨提早進入國會實習也有助未來長大之後的立法品質及效率。

十二月 24, 2007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2008政黨票該怎麼投呢?

2008年的立委選舉有一點與過去不一樣,不是一階段取代二階段,而是不分區立委的席次將由另一張「政黨票」來決定,不同以往是從各政黨的區域立委得票率得之。

所以就算你所在地點的區域立委都很爛,基本上,只要你覺得台灣還有政黨是可以相信的話,一定要出來投個政黨票。

而不分區的政黨名單有 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無黨團結聯盟、新黨、台灣團結聯盟、公民黨、紅黨、綠黨、台灣農民黨、第三社會黨、客家黨、制憲聯盟。

其中,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無黨團結聯盟、新黨、台灣團結聯盟,這些都是比較熟為人知的政黨,我就不談了。

就剩下的 7 個,簡介如下:

公民黨:
網路上只找到這篇文章

紅黨
應該是上次反扁(貪腐)勢力的延續。

綠黨
主要訴求是環保、和平及社會正義。

台灣農民黨
爭取台灣農、林、漁、牧等四大農民階級在國會發聲,以爭取農漁民利益、促進農業發展與茁壯農漁民組織為目的而成立之階級政黨。

第三社會黨
沒看到黨綱,看網頁介紹,好像主打第三選擇,也就是不想投國/民黨的,就投他們吧!

客家黨
望文生意,一看就討厭,我不是討厭客家人,如果有個黨叫「河洛黨」、「閩南黨」,我一樣開罵,這又是在台灣族群撕裂的傷口上繼續灑鹽而已。

為弱勢族群發聲是正確的,像是以「農民」、「身心障礙者」、「窮人」為主要目標來組黨,這非常合理,因為每個人都有機會當「農民」、「身心障礙者」、「窮人」。而如果以「血統」來組黨,那我永遠沒機會了,因為我不是「客家人」(我只是「客家人」的孫女婿)。

所以,我能接受有原委會、客委會的組織來幫助弱勢族群,但我不能接受以血統來結黨這件事。

制憲聯盟
以憲法為主要目標。

就個人觀點,對「綠黨」及「台灣農民黨」比較具有認同感。還需要再認真研究一下,才能選擇。

十二月 23, 2007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2008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該怎麼決定 ?

我的好朋友 change po 了一篇「受不了的 2008 總統大選」,我對這篇文章的兩個結論非常有意見,所以也提供一下我對總統及立委投票的想法。

在這次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中,我不會再投給民進黨了(是的,2000、2004我投的都是它), 2000 年時,我想投的是連戰,但因為害怕讓宋先生異軍突起,所以,我投了第二選擇,而 2004 年,則是沒有選擇了,因為連戰和宋先生是一組的,所以,我只好再投陳水扁。

而這一次,我不會再投民進黨的原因是希望讓他們知道這 8 年,其實作的並不好。

過去 8 年,因為總統是民進黨的,立院的最大黨卻不是,所以導致行政立法效率不彰及台灣走向不明,這一點我不怪民進黨,就算他們想作事,也不一定作的好,但是「貪汙」及「枉法」就不可取了。

如果再讓謝長廷當選,我想更會「長」貪汙枉法之「昌」盛了,投「馬英九」是我給民進黨的懲罰。

那麼在立院這邊,因為考量了總統是給國民黨,也應該讓國民黨繼續掌握多數,來趕一下「行政立法效率」及「一貫台灣未來走向」,所以我也會在區域立委這邊,投給國民黨。

好了,上面講的都是不得已的選擇。而有什麼是我可以好好決定的呢? 有,在全國不分區這邊。以往的不分區,是看你所投的區域立委是那一黨的,就當作你對那一個政黨投同意票,但這一次選擇,則是明明白白的切割開來了。

攤開不分區的政黨名單: 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無黨團結聯盟、新黨、台灣團結聯盟、公民黨、紅黨、綠黨、台灣農民黨、第三社會黨、客家黨、制憲聯盟,共有 12 個選擇,這裡是可以好好評估的地方,不用比爛了。

誠懇的呼籲大家,就算總統、區域立委選不下手,但這次可以多給新政黨一個機會,站出來投票吧!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