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油電(水)一次漲足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 引自論語里仁第十六。

『地球只有一個,用完人就完了』,這件事大家都知道,我也知道,但要作到真的不容易:

  1. 我當老外時,通常是拿著免洗筷就用了,明明我包裡有一雙環保筷。
  2. 家裡的機器明明也只有版本控制器及檔案伺服器兩種自用的功能,但晚上睡覺時,我也懶得關機。
  3. 出門時,就算電腦、音樂沒關,我還是自顧自的走出去。
直到油電喊著一次漲足了,我就把家裡的伺服器功能全搬上 AWS 去,目前還在規劃上面的機器要用的時候才開機,不用的時候自動關機,總不能我家減碳了,但 Amazon 卻多碳了。而家裡的程式撰寫機沒用就是關機。

當個君子懂得義的道理很簡單,但要作的時候往往就是個小人。

人對便宜的東西是不在乎的。如: 低價投手、低薪勞工。如果林英傑的薪資跟陳偉殷一樣簽得是三年長約,我相信第二年時,誠泰不會這麼操他,因為那等於是把他第三年的價值完全消耗掉,果然三毛到了日本就受傷了,反正一年一簽,球隊最多也只有負一年的風險,何況那都到了季後總冠軍賽了。這一點,低薪勞工也是一樣,人力便宜何必搞自動化,花腦袋又花資本還不見得一定成功,勞工消耗一個是一個,反正便宜的很,外面再找就有了。

要讓人接受資源的可貴以及起身力行節約,就讓『資源的價格高一點』,這很簡單。

所以當馬政府宣佈油電雙漲時,我是舉雙手雙腳贊同的。甚至我還希望把能源附加稅也逐步補上,最好能補到跟油價一樣(電、水也應一併視之)。

我們是一個小島國,沒有天然資源就要認命,臺灣的運轉不能完全靠外運的資源(石油、煤、天然氣)來帶動,利用能源附加稅來讓本國產業逐步往低耗能、低耗水的方向走。這高耗能、高耗水是能源大國才作得起的事,我們沒有資格。

但先放下「能源附加稅」的議題,這稅法又跟立委諸公們有關係了,要等他們訂定都不知道民國幾年了。

只說說這『油電(水)的一次漲足的問題』,不過我這篇文章又拖得太久沒寫完,在中油的部份全被 ptt 鄉民講完了,而且寫得很好,就請各位移駕去看這篇文章『鄉民教你看清中油漲價真相!史上最強油價Q&A』:
  1.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02/36070.htm
  2.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02/36070-2.htm
  3.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02/36070-3.htm
  4.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402/36158.htm
但我還是可以補充,台電、自來水公司的人事成本佔國營事業總營收的比例其實也不算高,從審計部的報告指出,中油用人費占營收比例為2.40%,台電為8.32%,台灣自來水為27.36%,而台積電約為 8% 左右,大家都差不多嘛,這國營事業員工沒必要像箭靶一樣。


我舉台積電的例子,並不是因為它是績優企業,而是就產業特性來說,這四家公司都是基本原料的第一層下游廠商,營收數字並不會被供應鏈廠商放大太多。像鴻海偏下游,它的 98 年人事費佔營收比只佔 0.6%

而其中自來水公司為 27.36% ,看起來好像比中油、台電還可怕,可是我們的自來水原水購買成本計算方式無法像中油、台電有外購原料,可以比照國際標準價格為基礎。這些原水的購買成本是國內機關之間協定的,如北水是與北區水資源局算帳,而它們談的是每度 0.2 元(這為什麼會算 0.2 元,如果水資源局的同學能幫我回答,那就太棒了),所以也可能是水資源局算得太便宜的關係。


如以其他國家實際銷售水價來看,幾乎都是 2 倍於我國水價起跳的,從統一銷售水準來看,營收可再乘以 2 ~ 6 倍,這樣自來水公司的人事費佔營收比例會落在 13.68~4.56% 之間,看起來就沒那麼誇張了吧!

既然這些國營事業的人事費比例尚屬合理,用削減人事費用來弭足虧損就不算是個好理由。

而從這次的油電雙漲中,大家應該也發現我國政府對企業的電價補助有多麼慷慨吧!  實在不想承認我國企業的競爭力與人才無關,這一切都只是電費便宜幫的忙。


這些從政府左邊口袋拿出的優惠,我們人民就得從右邊口袋補齊。看到這裡,大家光是要求國營事業員工砍福利,難道不覺得民營企業主也吃人夠夠嗎? 而且我經常懷疑這些輿論都是企業主的陰謀


但不管今天人事費還能有多省? 油、電還要不要補貼?


回到經濟學的供需法則來看,貴就用得少,便宜就買得多,要讓人民多愛點地球,少繳點稅,這一次漲足非常合理。


另外對弱勢民眾,政府可採用的配套措施是『負所得稅』,這部份我就稍後再議了。

PS 父親與舅舅都是中華電信的員工,所以我的立場可能會因此而有所偏頗。


== 後記 ==

在我整理這篇文章時,我重看了 1987 年陳定南縣長與王永慶董事長的電視辯論:



25 年過去,主角也都蓋棺了,大家現在都知道誰在說實話,誰在說空話。下面是 2008 年王老先生過世後,記者所作的整理:


我標了重點出來:『王永慶當時曾表示,「未來台塑六輕油品售價,可望較中油油品價格便宜三分之一」,後來他卻改口,台塑做不到,他辯解是經濟環境改變,稅負又重;但是外界並不認同他的理由,不少人認為台塑賺取大錢之後,有利可圖不願意降價了,而且還把中油當擋箭牌,利用中油沒效率及必須背負政策目標的成本,以獲取巨額利益。


1987 年我 9 歲,那時候是一個可以把當天國語日報看三遍的小孩,但我沒跟上陳縣長與王董事長辯論的年代。直到家裡後來訂了聯合報還是中國時報(我忘了),才開啟了我接近政治的機會,我印象中,那時六輕差不多決定落腳雲林了。


報紙上的東西一開始很多是看不懂的,什麼縣長搞了什麼法案,然後議長用什麼理由反對,又是萬年老賊、增額立委、省議員綁預算關說、美麗島事件、總統的元旦演說…,好多東西都與我的現實生活無關,但兩件事,我看得懂,或者是說略懂:一、聯考改革; 二、環保與經濟。


結果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現在還是可以繼續談談入學考試要怎麼改,石化業與濕地生態誰重要。


當時臺灣比較骯髒且小家子氣的賺錢手法,就是燃燒廢電纜、廢食用油(餿水油)二次回收加工、騙山地少(稚)女賣淫(為尊重歷史不以原住民少女稱之)、工業酒精作假酒、工程偷工減料、工廠任意排放廢水廢氣廢土。下面這張圖是近年大陸某條河流的情形,但我想如果還找得到舊新聞資料的話,這張圖跟 25 年前臺灣某條河流應該也是差不多的。



那些小家子氣的惡質賺錢手法,在現在為止前四項應該是絕跡了。臺灣物質生活普遍也過得比以前好,也有了全民健保,但怎麼我卻沒有覺得臺灣人有比以前健康、快樂。

六月 12, 2010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政治文」: 全民與國光石化搶地!

前言:非常怕有人看不懂我的文章,所以我先把「已認購 10 股」這個事實講在前面。

昨天看了公視有話好說的節目,它提到環保團體欲利用全民信託的方式認購國光石化打算開發的濕地。

這塊濕地的地主是國有財產局,目前傳說(真的是傳說)它打算以 1 平方公尺 100 元的價格賣給國光石化,當然要進入售地階段前,還得待環評通過。不過,以大家不相信政府、不相信環評的心態,環保團體早已提出另一套措施: 「與國光石化搶地」,來維護他們的述求。

這個方法,當然不是台灣人首創的,通常台灣人沒什麼創意,也就是喜歡走別人走過的路,像發展石化業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但這個方法,的的確確是一個好方法,過去,我們常爭執環保與經濟孰輕孰重,通常沒有結論,因為經濟可用利潤、就業率等指標評估,但環保不容易。你說在海邊看夕陽時不會看到一堆魚屍,這風景值多少錢,又能等同多少就業機會? 嘿嘿,沒幾個環保團體的人說得出來,他們通常只會說:「我能帶著我的小孩親眼見到青山綠水,這就是無價之寶呀!」

因為產業無法換算成幾個美好夕陽,而健康、美麗的自然又無法兌換成幾個工作機會,所以環保團體與企業們總是在雞同鴨講,但結果只能有一方勝,所以輸的一方,總會質疑政府的行政能力,用語通常都是沒有遠見,為了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利益。很矛盾吧! 怎麼兩方都把自己的論點講成長期利益,而對手都是短期利益,我想,這就雙方最大的共通點。

所以利用這個全民信託制度,它帶出了你心目中的濕地價錢,只要全民所認同的價錢高於國光石化欲支出的成本,國有財產局沒理由要把地賣給國光石化,如果它還是賣給國光石化,不但可能會吃上圖利他人的官司,也會面臨選票的制裁。

但這個「全民來認股 守護白海豚 | 環境信託」制度有幾個缺點,而我不能告訴大家,因為我被老婆下了禁口令,不准說,她怕我壞了環保團體的好事,雖然,我認為「我提出的修改制度」是比較好的。所以,跟大家預告一下,明年(2011)我會寫一篇研討會論文,如果被接受了,到時再跟大家分享。

最後我要說的是,雖然我認購了 10 股,但理由並不是我希望白海豚會繼續活下去,事實上,我認為整個西海岸也沒多乾淨,少了國光石化,不見得就能讓牠們族群存活下來,所以,如果把認購目標放在「買了濕地,白海豚數量就會更多或是不會減少」,然最後濕地是給全民買了,但白海豚還是死光了,怎麼辦?

我認購 10 股的理由是,我不希望台灣再發展石化業、鋼鐵業、水泥業及部份半導體製造業了。

雖然我覺得這個制度有些缺點,但暇不掩瑜,也鼓勵大家如果你支持生物多樣性、喜歡海邊的夕陽、痛恨石化業,那麼還是應該去認個股,表達自己的意見。

十月 20, 2009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環保議題總是政治議題?

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談到環保議題時,總是會認為它與政治有關,若談的是體育、藝術、文學、電影…等議題時,則不一定會與政治有牽扯。


我想到的理由是「環保沒人愛」,環保不是一個正常人會想作的事情。用完的紙巾、抽完的煙屁股、喝完的飲料罐,能隨便丟就隨便丟,反鳥吃了死了,又不是人死; 產生的二氧化碳量有多少不重要,反正人類不會馬上死,如果人淹死了還是渴死了,那是他住錯地方; 再來則是犧牲環保所換來的短期利益實在太高了,反正錢是我賺,死是別人,這有何不可(請參閱「據說,這還不是最壞的時光…」)。

因為汙染環境的代價並非由汙染者直接支付,所以在無「強制力」下且個人無遠見時,絕對會汙染環境。

而事實上,這個世界有遠見的人實在太少了,我們只能透過「政治手段」要求人別在未來殺了自己,於是環保議題總是政治議題。

九月 23, 2009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政治文」:該保障馬車夫的工作嗎?

利益揭露:我有兩張中華汽車的股票,但如果能讓台灣競爭力提昇的話,我一點都不介意它們變成壁紙。當然啦,我能這麼豪氣地說,也是因為我用的是「指數化投資方法」。

19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發生,面對暴漲的油價,沙國石油部長亞瑪尼親王告誡產油國們:「要記住:石器時代的消失並不是用光了石頭。」

同樣地,倫敦馬車夫的工作並不是因為沒有馬匹可拉才失業的。

在政治電影中,我十分喜歡這一部:「風起雲湧」。劇中,約翰屈伏塔在一家鋼廠對工人們演講:

約翰: 我想要說謝謝你們今晚能來,我知道你們工作很辛苦,休息時間很短。

工人: 我們的工作時間都很長。

約翰: 對! 對! 我理解,實際上,自從鋼廠關門以來,你們中有多少找到工作了? 舉起手讓我看看,好的,你們中有多少工作賺來的錢只夠付租金。不管你們工作了多久?

[很多人舉了手]

約翰: 我知道了,我媽媽在我爸爸死後還在工作,我記得她回來的時候骨瘦如柴,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知道她想和我玩和我說學校的事,但是有時候你會累的什麼也幹不了...

工人: 來份電視餐喝幾口水就解決了。

約翰: 你說對了,我不想和你們說找工作有多難,我不是一定要告訴你這些艱難的日子,你們知道我要幹什麼嗎? 我要做些非同尋常的事,我要告訴你們事實。

[笑聲,鼓掌]

約翰: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一定在想他這麼做一定很絕望,但是你不得不吞下這些 ...... 垃圾。

工人: 你可以說屎,我們不介意。

約翰: 對,如果你相信報紙上說的,好的,下面就是事實,沒有一個政客能重開工廠 ...給你們造船廠的工作,保護你們的工會聯盟,沒有一個政客能讓這裡回到以前。因為我們住在一個新的世界,一個沒有經濟壁壘的世界。一個人可以在紐約按一下按鈕把上億的資金轉到東京去,在那個世界裡,體力勞動工作是十分廉價的,但這里不是,如果你要競爭,你得鍛煉出不同的肌肉...在你們的耳朵裡

工人A: 他離題了。
工人B: 他媽的,他在說我。

約翰: 現在整個國家的人不得不回到學校重新學習,我們要變的更聰明,學習更多的技術,我給你們一個理念: 我會為你們努力工作的。我每天起來想到的就是你們,我會力爭,浴血奮戰拿錢支持教育... 這事關我們國家的未來,給你們提昇的機會,但是這一切還是要你們親自克服這場困難的戰役。
所以工人沒有工作,也並不是因為他沒了體力。

這一切都是因為「可替代性」。馬車夫是被汽車駕駛替代了,美國鋼鐵工人是被中國工人替代了,而石油的替代產品是什麼? 有太陽能、地熱、潮汐、核能…,但卻沒有一項產品是真正可在現時取代石油的,為什麼? 那是因為產油國 OPEC 有聽進親王的叮嚀,他們讓原油價格介於生產成本及替代性能源成本之間,讓替代性能源無價格優勢,所以當你覺得一塊錢汽油可跑 1 公里時,你不覺得該換台電動機車來跑 0.5 公里(含電池更換成本),這也就是 OPEC 的技倆:「別宰了金鵝」。

就因為汽油不夠貴,貴到彰顯「替代性能源」的價值,我們就只能看直接成本,而不看間接成本(下一代失去健康及生命的成本)來繼續使用純汽油汽車嗎? 我知道整個汽車產業(含衛星產業)的工人為數眾多,在民主國家的台灣,選票代表權力,開除汽車產業相關勞工的工作是政客作不到的,但我真的希望有政治家能說出這令人不喜歡但又是正確的言論:「不再保護純汽油的汽車產業,而且是從現在開始。」就像汽車問世之時,英國選擇不保障馬車夫的工作一樣。

現在大部份的人都知道汽車最大的缺點就是燃燒汽油產生二氧化碳,面對全球暖化時代,最不應該地就是無節制地使用石油。愈早脫離使用石油作為能源來源,就能結束氣候變遷的難題,也能在產業競爭力上更上層樓,因為全世界都在等,等著「新能源產業」將「石化能源產業」終結。那個國家先作到,它不但能賺大錢,也絕對贏得全世界的尊重,想想看,一個解決全球暖化問題的國家不是聯合國會員國,這像話嗎? 過去,我們能用經濟奇蹟讓全世界對小島國驚豔,現在,我們也能用「新能源產業」征服全世界,就像油國們對回教激進份子的金援一樣,我們也來金援入聯激進份子。

何況,純汽油汽車產業的勞工被開除了,他就找不到工作嗎? 就活不下去嗎? 嗯~ 有可能,他是活不下去的,如果台灣政府是靜待著其他國家先把「電動車」、「油電混合車」或「任意門」產業扎根散葉的話。

笨蛋,我們當然是要搶先一步,過去,搞汽油引擎時,我們走得步履闌珊,據說是台灣不產鐵礦,無法煉出引擎所需要的鋼材(不過,現在不是用鋁合金了嗎?),可是在電動車產業中,靠得是電動馬達耶,這是另一個戰場,為什麼我們台灣不能先去開疆闢土呢!

在 WTO 扣關之際,日本面對歐美大廠的競爭,是如何解決的? 把停車格的空間劃小一點,日本民眾自然選擇購買日本小車。一樣地,我們為什麼不向純汽油汽車開刀,利用「政策」讓大家傾向購買環保的台製「電動車」或「油電混合車」,或是更樂於使用大眾運輸系統。

「純汽油汽車產業」已是夕陽產業了,不管它的油耗可以作到多了不起,它不會贏過吃電的傢伙,這就像是計算尺(應該有讀者沒聽過這玩意吧)再怎麼創新改進,大家還是會拿電腦來算房屋結構了。與其等它慢慢死,不如趕快找下一個投胎的地方。

而我的政策就是利用「汽油附加稅」來拉平汽車與電動車的油耗成本,從而降低汽車銷售量; 提高電動車銷售量,讓電動車早點達到經濟規模,以推動「銷售增加」->「研發資本增加」->「成本下降」->「銷售增加」的正反饋。一個好的政府政策或是科技創新是可以產生良性的替代效果或消除惡性的替代效果。事實上,那些「純汽油汽車產業」的勞工在接受教育訓練後也可以轉往「電動車/油電混合車/任意門」產業服務的,工作機會不會變少,只有工作內容有些變化。

當我們台灣道路上,跑得都是台灣產的電動車,我想這樣的科技實力,絕對可以將產品輸出至其他國家賺取外匯,想想看,過去賣「純汽油汽車」,台灣有賣得很驕傲嗎? 沒有!

九月 21, 2009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政治文」:不討人喜歡的政策(汽油賣得更貴些)

問一個小學生, 4+3 = 多少,他可能回答是 7 ,那 3+4 呢? 他也會回答是 7 ,然而問他為什麼兩個答案會一樣,他可能不知道這是因為加法的交換律。對大人來說,通常也不會記得這原理叫做「交換律」,但他們總是知道 4+3 = 3+4 ,所以大家不會犯了猴子的錯,覺得先吃 4 升的粟子比較好。

但現實問題不總是像洗鞋子一樣,右邊先洗或左邊先洗都無所謂。例如:每人平均一天要喝 2000 cc 的水,那麼在去撒哈拉之前,先喝下 200000 cc 的水,就代表可以有 100 天不需要喝水嗎? 又或者有兩個月的薪水要領,先領 4 萬後再領 3 萬與先領 3 萬再領 4 萬來比,前者比後者多了銀行利息可拿,那當然要選前者囉!

不過,有些事物就不容易一眼看穿,像是在環保政策上,我們都知道「全球暖化」的問題是愈來愈嚴重,甚至其嚴重程度不是直線上昇,而是指數上昇的,所以如果不從現在開始解決問題,在不久未來的某一年,某個政客會在台上激昂地講著:「我當選後,必定讓能源效率提昇 1 萬倍,讓二氧化碳量變成 0 」,然後在他當選的一年後,地球依舊存在,只是沒了人類。

大家應該都看過高爾的「不願面對的真相」吧! 在片中,他有個譬喻:「地球 V.S. 金塊 ?」我個人覺得這譬喻感覺還差了一點,因為地球永遠不死,不管它是顆黑濛濛的碳球還是藍澄澄的水球,死的總是生物,是人,又或者人死了,地球又可以變藍了。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所以為了我們這些該死的人類,如果大家還想要活著,看著孫子、曾孫子可以有藍天白雲可看,我覺得有一個「把錢從左手拿到右手」的政策可以執行看看。

那就是加徵汽油附加稅,逐月提高 5 元,直到與汽油價格相同為止,而對出口汽油也加徵出口附加稅。將所多徵的稅拿來補助各項省能產業,如:鼓勵購買油電混合車、省電燈泡、大眾運輸系統、計程車強制換低油耗車輛…。最後才是拿來減與汽油直接相關的企業其營所稅、全民的個人所得稅及增加負所得稅。

簡單講,汽油附加稅收了多少,就得還全民多少,一分不增、一分不減。然而加徵附加稅,卻可以降低汽油用量,並加速省能產業的昇級,最後回饋配合省能的企業及民眾,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尤其是在全球暖化問題嚴重的時代。但我這樣選得上總統嗎?

= 後記 =
本文是在原油期貨價格漲到 147 美元時構思的。但是最近,遇到兩件事,讓我覺得加徵汽油附加稅根本就是個好主意。
  1. 高鐵虧損連連,傳換人掌舵
  2. 我看了「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一書。
高鐵是過去政府留下的一筆爛帳,整個制度設計不當,造成一家民營公司的虧損居然由全民買單,這像極了美國政府在次貸風暴中金援了 AIG、房利美、房地美一樣。只是頭洗一半,不沖水不行呀! 所以我非常贊同將高鐵經營權拿回來,讓它像中華電信、第一銀行這一類的民營公司一樣。

在拿下高鐵經營權後,接下來,就是開徵汽油附加稅,排擠那些自行開車的人,讓他們往大眾運輸系統(公車、捷運、計程車、長程客運、台鐵、高鐵)跑,我相信高鐵的載客量必定三級跳。結果是,高鐵經營績效上昇、全國排碳量減少。而高鐵原始股東的責任,就留待法律、財經專才的人去追究。

事實上,在我看完「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一書後,才發現這個想法,別人早就有了,甚至他們還提到減低原油需求可以讓世界更和平、民主。

提昇地獄燃料的價格可間接提高省能產業的獲利及競爭力,因為太陽能、風力等產業在研發上,期初投入資本很大,如果,它們的初始產品的價格無法等於石化燃料的價格,那麼就無法啟動正回饋的規模經濟。

另外,汽油的便宜也直接影響一般民眾對它使用上的浪費,這一點也像中華職棒在球員使用上的態度,愈高薪的球員就愈保護,因為他受傷了對球團傷害大,而便宜的球員就儘量用,反正沒花多少錢嘛。

除了加徵汽油附加稅外,世界一書中還有一些其他作法,而其中有一個觀念與我過去所學完全相反,那就是提高環保標準是增進企業競爭力的方法。在我大學所上的「衛生工程學」中,老師說:「在60、70年代時,美國放棄了零汙染的政策,因為在當時,如果要求企業在排放水、廢氣…上,遵守高標準的話,其生產成本無法與其他國家競爭。」這句話,也讓我歸納出經濟成長勢必有所犧牲,而環保往往就是那最佳祭品。

但是佛里曼說:「錯。」看看通用、福特的例子,就知道了,它們的環保標準及油耗標準不如豐田,但是他們賺得錢有比豐田多嗎? 事實上,美國政府的保護主義就是扼殺美國企業最佳武器。這也讓我想到另一個故事,那是在台灣經濟奇蹟發生後,有一次新加坡管理中小企業的官員來拜訪我們這邊輔導中小企業的公務員,問到:「在協助中小企業上,台灣政府有那些方法呢?」我國官員答:「根本沒有任何措施,不給予協助,就是讓我們中小企業可以將生意作遍全世界的最好方法,讓他們跟小強一樣就行了。」

我開始慢慢體會「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句話了。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