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9, 2007
» Robotic Fan 一隅

前些天逛到 RoboticFan ,看到一些不錯的貼文,其機器學院中的「基礎知識」,更是整理了許多極具參考價值的好文,例如〈粒子群算法〉、〈遺傳算法〉、〈A* 路徑規劃初探〉、〈蟻群算法〉以及〈如何作研究?〉等。 〈如何作研究?〉提到: ……選擇題目必須是自己願意傾注熱情的。個人遠景觀點是你作為一個科學家的理由,是你最為關切的意象。原則,思路或者目標,有多種形式。或許你想造一台可與之交談的計算機,或許你想把人類從計算機的愚蠢使用中拯救出來,或許你想展示萬物都是統一的,或許你想在太空發現新生命。遠景觀點總是比較大的,你的論文並不能實現你的遠景,但是可以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如果你的目標是一個五十年的工程,那麼合理的十年工程是什麼,一年的呢?如果目標的結構龐大,那麼最核心的部件是什麼,如何最大程度的了解核心部件? ……一個重要的因素是你可以忍受多大程度的風險。

三月 7, 2007
» Pay for Hesitate

在街上混吃了好一陣子,上週三(6/7)終於回去找老師商量拖欠已久的畢業論文。(唉!出來混的,有一天總要還的…… ) 老師提到:「每週最少騰出一天,專心弄論文,才能順利完成--千萬不要停頓……」 我深深覺得這番話頗有道理,回來後 Google 了類似的說法: Keep going with your fantastic work. Don't stop!! 這還不夠,我還畫了右邊的「Pay for Hesitate」: 這張圖是從 Marshall Sylver 的《Passion, Profit, & Power》,中譯《心靈扳機》一書的〈猶豫者貧〉這一章偷描來,且作了修潤。 想像一下,你有一條命,且你要在你的生命中作個決定。上面那條線表示你從現在(present)到未來(future)的生命,下面的三條線(A, B, C)代表可能的選擇。

» 格物致知

iThome 的吳俊瑩在 blog〈研發人員應該「拜」王陽明〉 提到研發人員的兩種極端:一曰「專走捷徑」、二曰「埋頭硬幹」。 「專走捷徑」的研發人員,所知道的專業都是道聽途說來的(嗯,如果這稱得上專業的話)。遇到行外的人,可以高談闊論;遇到專家呢,則是出錯連連。 這就是科技清談的形成,這是人的天性,談一些似是而非,談一些膨風臆測,感覺起來還蠻輕鬆的,但結果大家不但沒有成長,可能還會收到許多「非知識」。 「埋頭硬幹型」的研發人員呢,吳俊瑩也有生動的描述: 東西拿來不明究裡就做了,一個產品任務到手,就開始「做中學」,做不出來就 Try , Try 出來了自己就產生一套解釋, Try 不出來再問人,然後得到另外一套解釋。這些解釋可能對也可能不對,這就成為了我們的經驗,這些經驗是否下次還有效,真的不敢說。 吳俊瑩還為這兩種型做了註腳: 走捷徑或者是硬幹,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