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9, 2007
» [舊帖新Po] Hoogmade / 比pub更pub的房間 / 煩人的一封信∼ 2004/04/27

img_4491 (by plateaukao)

(Canon S30 Holland. Hoogmade) 

原本今天是想順著大湖的另一邊一直走下去的,因為上次走右邊發現會有盡頭,沒法兒再走下去。結果在快到大湖的時候,突然心血來潮,往一條之前沒前進過的路一直走了下去。過了不久,在路邊看到一張地圖,上面有一大塊都是binnenhof。我想…湖大概也看得差不多了,能到花園裡逛逛也不錯,所以就再繼續往前走。
呼呼∼過沒多久,果然出現跟在Birmingham看到的公園差不多的地方。裡頭不光是樹跟草地而已,還有一堆球場和遊樂設施。最令我高興的是,竟然有給滑輪刀完的U型板和跳板。下次我就可以一個人跑去玩了。
快到Hoogmade前的一段路會經過高速公路,還有一大塊很像是工地的地方。我還以為荷蘭到處都會是草地說。

上完課一進房間,聞到的便是酒味。雖然我並不討厭酒,但是我卻不喜歡住在一個充滿酒味的房間裡。晚上還不時得忍受難聞的煙味。三更半夜可能還會有人進來聚會,看電視。呼∼難怪我不喜歡pub的環境,因為我就住在pub裡嘛。若不是因為跟室友住,很難想像有人可以廢到這種地步。我已經覺得我很極至了說。不過這樣子也好,時時會給自己警惕,千萬別變成那個樣子∼再兩個月就可以結束帶耳塞睡覺的日子了。從這個角度來看,回台灣似乎是件不錯的事。平常沒有仔細想,其實我是一個很希望有自己空間的人。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會自己一個搬到三樓住的原因吧。這一年來住在雙人房裡,並沒有讓我比較習慣跟別人一起住,只是加強了不少忍耐力就是了。遇到Gene…更是讓我修養好了不少。
難得的合照∼

剛剛收到一封可能是Computer Graphics助教寄來的信。他對我們的Workshop作業有些問題要問。Workshop的分數今天已經放上去了。其中有兩次是零分,剛好就是我沒去的那兩次。原本我還想說可能是因為另外一個同學他在放上去的時候,沒有把我們兩個人的資訊寫清楚,所以那兩次才會被筆誤打成零分。不過由現在這封信看來,大概是這兩種workshop的內容有問題吧。跟我同組的大陸人程式完全不行。原本一開始我只是打算一個人一組就好,反正去西班牙玩或是四月有去義大利玩的話,大不了就兩次或三次作業沒交。反正能拿到學分很好,拿不到就算了,有學到點東西就夠了。可是那時他就說我跟他一組,他可以交。我想,好吧,既然如此,就一組吧。反正只是我有去workshop的時候給他掛名就是了。而且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只是程式真的很差就是了。


嗯嗯∼當我收到這封信時,心情就很不好。因為這麼看來,很有可能是他直接去抓別人的來改吧。他是跟我說他都有問過別人,才把作業完成的,我也就這麼相信了。這下子我該怎麼辦呢?最簡單的方式自然是直接跟助教說,那兩次我都不在,都是他寫的,所以有問題就問他吧。反正我缺席本來就有拿0分的打算了。可是這麼一來,他也很難做人吧,他是來唸碩士的說。應該還是得先跟他談談,看不是真的如我想的那樣吧。是的話…再看他打算怎麼跟助教說囉。唉唉∼還好當初網路課沒有跟他一組。不然我程式大概還是會一個人寫到兩個頭大。怎麼辦呢∼呼∼做人真難。

» [舊帖新Po] 作弊有感 / Keukenhof的由來 2004/04/26

img_4171 (by plateaukao)

 (Canon S30 Holland. Keukenhof)

作弊有感

今天在考試的時候,兩個大陸同學坐在我旁邊。考到一半時,他們開始問我答案。呃…老實說我不太想作弊的。一方面是我本來就不太在行(雖然這次的考試我發現除了那個程式題,我幾乎都會寫),另一方面是…就是不想。不知道他們以後會不會對我不爽呢?

Keukenhof的由來

15世紀時,庫肯霍夫(Keukenhof)這個地方原本是一位女伯爵Countess Jacoba van Beieren的狩獵領地,當時女伯爵在後院種植了蔬果草藥等烹調食用的植物,而將這個地方命名為Keukenhof。所以庫肯霍夫在荷蘭文的原義是:「廚房花園」,也就是「keuken(廚房)」與「hof (花園)」兩個字合起來的意思。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