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4,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經濟學家也不見得懂股票或資本利得稅

標題很狂妄嗎?  容我以『營建管理博士』為例說明。筆者目前是『營建管理博士候選人』,也就是再差個論文發表就能博士畢業了。我的論文內容是『如何以文法樹找出實驗數據的模式』。若是筆者真的畢業成為一名有學歷證書的博士,難道就代表我對『營建管理所有的問題』都瞭若指掌嗎?  不。

營建問題百百種,有廠商最佳投標策略、 BOT 競價、工地事務排程、設施配置、工地事務協同、營建資源分配、價格分析、判例比對、線性排程…。這些問題,我都會解嗎? 當然不。

就數學方面,我可以說線性規劃、非線性最佳化、離散數學、線性迴歸、主成份分析、因素分析、資料挖堀、工程經濟、二元樹估價算是我的專長。而一般統計則是我最大的弱面,像是 t-分配、卡方分配,我總沒想懂過。

非數學方面,那更是寥寥無幾了。施工法、營建法規,我只能算是懂個皮毛,不敢言之專長。

對一個營建管理專業人士而言,不見得懂所有營建管理事務,這道理也通用於其他專業人士。就像黃仁宇是明史專家,但問他希土戰爭如何分析,"或許"他也說不出來。我常常跟別人說,博士應該改專士才是,因為我們不見得通曉所有事務。

再回到標題。為什麼寫這篇文章呢?  因為我看到宇文渙的舊文『台北左派中產的誕生』,過去他在『諸神的黃昏』寫作時,我就常瀏覽了,文章之辛辣讓人大讚痛快,後來改到『策略武經』去,政治文少很多,不過,經濟文好像就比較多了。我就在『策略武經』上面,看到不少反拖拉斯的經濟分析,收獲不少。

可惜的是,他會刪舊文也不開放回應。有問題不但沒得反應,要引用文章到自己部落格發抒己見也挺麻煩的。

也曾針對美國證交稅問題去信,不過他沒回我。所以我後來,乾脆停止訂閱他的部落格,省得看了一肚子大便,還沒地方宣洩。

那個美國證交稅問題是這樣的:

宇文先生:
您好,我常閱讀您的文章,不過,日前看到 http://evilcapitalismheroes.blogspot.com/2008/08/blog-post.html 一文中,提到美國證交稅很高,心中不驚狐疑,是否證交稅課徵有分美國公民及境外投資人士。因為在 firstrade 中交易單次股票(不限股數)只收 6.95 美金(http://www.firstrade.com/public/zh_tw/pricing/commissions/),如果課稅很高的話,它不應該只收這麼點錢吧? 我如果買一萬美金的股票,證交稅加手續費才萬分之6.95,這比台灣低太多了吧!

期待您的來信~

祝您 一切順心


後來,我從別的管道驗證了美國的確無證交稅,而境內投資人有證所稅,境外投資人則是股利稅。除了「誤認美國有證交稅外」,他也在『台北左派中產的誕生』一文中,把「復徵證所稅」當作是左派人士專有理念,這就大大不通了。世上最右的國家 - 美國,對其國民也是採用證所稅的。

所以我認為他的經濟專長應該是在醫療產業及反拖拉斯分析上,在股票這部份不算行,我說的不是股票分析,而是證券監理、投資學這方面的。但這沒有錯,不是每個經濟學家都得懂證券,真想要好好研究證券的人,應該是去唸財金系,而不是經濟系。要不就是唸了經濟系,但論文得作證券相關的。

我們對專業人士的話不能盡信,信不信得用第三方的客觀事實來推斷,除了驗證事實對你有好處外,當我們從第三方收集資料、學得知識之際,即提升了我們自己的智慧。

勉力各位不要完全相信科學家的話

» 分享一則博士級的笑話

來源: 網路流傳。

當我認為什麼都懂的時候,學校給了我一張學士證書。

當我認為有些事情還不懂的時候,學校給了我一張碩士證書。

當我發現原來我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學校給了我一張博士證書。

P.S. 我昨天才發現原來我什麼都不懂。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