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2,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逃稅天堂是世界貧富差距巨增的催化劑



本文是探討貧富差距的第一篇,主文在  。

吉尼係數

吉尼係數是用來分析國家的貧富差距現象有多嚴重的一個指數,但我個人對它抱持懷疑態度,因為它只計算了收入分佈情形,卻沒有考慮擁有者識別度,這什麼意思? 我用一個例子說明:
某社會總共有 10 個人,其中有一人的收入佔總比 91 % ,而剩下 9 個人的收入各佔總比例 1 %,這個社會吉尼係數很大(有多大,請自己算,我懶得算),但如果在自由不管制的條件下,該社會中擁有 91 %收入的人,每年輪流換人坐, 10 年過去,平均每個人都有一年時間擁有 91 % 的收入。試問,這個社會的貧富差距很大嗎?
解決貧富差距問題,不見得一定要大家收入差不多,也可以是透過大風吹的方法讓大家輪流坐。

閱讀更多…

» 貧富差距



目前臺灣新聞大概不脫幾個主題: 『政府無能』、『貧富差距』、『青年高失業』、『軍公教退休人員該死』。也有陪襯一些:『誰喜歡誰』、『誰生小孩』、『誰離婚』的花邊,不過我向來對這些無益世界的主題沒什麼興趣。而前面四個主題,從我小時候就時常聽說,並沒有完全斷過。
接下來我將談談『貧富差距」、『青年高失業』及『軍公教退休人員該死』的問題。
本文是第一個主題,要談的是『貧富差距』。

閱讀更多…

四月 29, 2012

hoamon's sandbox
hoamon
hoamon's sandbox is about »

tag cloud

» 證所稅是香蕉

「證所稅」: 一個縈繞迴盪臺灣投資人心中久久不散的惡靈。有人提到,壞運就降臨,喔~ 不,是指數就下降。以致於後人,不敢直稱「證所稅」,改叫「香蕉」,或是專業一點的人就稱它為「資本利得稅」。俗稱「改名改運氣」,之後大家提到它時,壞運就不當頭,指數不下降,個個頭好壯壯,考試拿一百。

不過,我不信這一套,我偏愛講「證所稅」,再唸千遍也不厭倦。只要一提到它,周遭人們立刻會回說:「你手頭不是一堆股票嗎? 你不怕 19 天無量下跌嗎?」,這些猴子們一直說一直說,搞得我也快變猴子了,而且是隻想吃香蕉還不認為被噴水有什麼了不起的猴子,對我來說,拿到香蕉不但能果腹,如果"被噴水"了又能洗澡,為什麼不拿? 噴水不是阻礙,反而是周遭這些猴子們才是。(請 google: 猴子+香蕉+實驗 )

我現在 35 歲,目前已投資股市 5 年,這還不是我第一次投資。 15 年前在大學時期就開始作股市投資了,不過那時候要算是「投機」,而且也在 13 年前就全賠光了。這一次的投資則是純長期投資,不在乎基本面也不在乎技術面,只乎在少交易、多分散、拿股利。距離我的退休年齡,理論上還有 30 年,當然還希望能再多一些時間工作,而這表示能持續賺錢再投入股市或債市的時間至少有 30 年。這段期間內,如果股票、債券能"便宜"地賣給我,當然高興啦~ 有便宜的貨可買,我在乎被噴水嗎? 當然不。

「被噴水」除了有好處外,吃香蕉也是有好處的。猴子不吃香蕉能活嗎? 當然也可以,牠們還可以吃地瓜、香瓜、蘋果…,然而還是香蕉最好吃吧! 沒有香蕉的猴子就像沒有玩具的孩子或是沒有夢想的男人,給牠們香蕉根本就是天賦猴權

以上是我用感性的語法說明了證所稅是怎麼回事。基本上,股市裡的投資人包含散戶、法人、基金,他們多半不理性,我用上面的說法應該就說得過去了。但如果你不滿足,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理性人」,不能用這個笑話呼攏你過去的話,那麼請繼續看下去

» 細膩的證所稅財政版法案: +期貨所得稅

本來只是在討論證券交易的資本利得稅,結果沒想到財政部居然多跳了一步,把期所稅也納入。

當下聽到,不禁為劉部長叫好。叫好當然不是『多了稅收』這種原因,如果光是"稅目增加及稅收多"對國家人民有好處的話,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就不會這麼慘了,繳的稅怎麼多,生活卻過得那麼糟,沒有網路及首長信箱可以投訴,居然還要到北京搞上訪,這對民主國家的我們而言,真是兩種世界。

期所稅會被考慮,我想最主要是法人避險成本的考量。下面這則新聞就是因為我們稅法上沒有納入法人避險的資本利損所造成的:

From 自由電子報
券商必須建立標的股票的部位,才得以發行權證。但在權證部份,因為權利金收入列入所得課徵所得稅,而標的股票的買賣卻無法視為證券交易利損(因為我們沒有證所稅),所以無法列入成本。所以賺要繳稅,但賠卻無法抵扣。

券商的權證發行利潤並不是在跟投機客對作上,而是在權證的買賣手續費上,所以券商一定會操作標的股票。而標的股票的倉位通常是券商以選權權平價公式去計算的,它一定會造成高買低賣的結果。而這現象造成了『在 2006 年以前發行的權證,券商不得認列所對應的證券交易損失,於是他們要補繳 150 億的稅』。

這個案子其實後來因所得稅法修改後,券商未來是解套了,只是不溯及既往,還是得補繳 150 億元給國庫。這裡是臺工銀的詳細報告可以深入了解。

也因此事件,所以我想劉部長提早規劃了期所稅事宜。很多法人在操作股票時,會以期貨、選擇權作避險,如果課徵證所稅後,證券交易利得要繳稅,但期貨交易利損無法扣抵,這些法人不會哇哇叫嗎?

我說這步棋下得好。但就像金管會所說的:『國外期貨市場沒有人同時有這期所稅及期交稅的』,就這一點,我是能接受『有期所稅後就應廢了期交稅』的。

後來在政院版法案公佈時他們拿走了「個人期所稅」,我想他們應是認為一般個人不會作避險動作,所以乾脆不要放,可以少一點爭議。這件事讓我想到之前在玉山期貨開戶時,他們給我填了一份申請書,裡面有一個問題: 『開立本戶頭的目的是投機或避險(限有避險證明的法人勾選)』,申請書填到這裡,我心裡笑了出來。政府果然喜歡搞父權,什麼事都想幫我決定。明明我股票戶頭就是有股票,為什麼我不能拿期貨來避險呢!!!

最後我想講的是,當年那些券商希望政府要『考慮證券交易利損』,如不把證券交易利損納入權證利得扣抵,他們就拒絕發行權證。結果現在政府要全面納入『證券交易利得繳稅及利損扣抵』,他們卻跳出來反對。

或許扁政府當時應該拿證所稅來換權證發行。

你看,美國券商(投資銀行)就沒有這種權證補稅問題。因為他們至始至終都有資本利得稅。果然,人家才是已開發國家。






» 據說昨天(2012-02-16)跌了 135 點,全怪在陳院長談證所稅!!!

*** 以下文章內容已整合至我的電子長文: 『證所稅是香蕉』 ***

昨天早上還未開盤時,計算我農曆年後以來的投資績效已經快把去年 9221 跌下來的錢補回來了,大概還差一個停板(+7%)而已。為什麼呢? 當然是我在 9221=>6609 之間持續買股票,拉低了我的平均成本,另外還有這個指數是除息指數,我手上可是多拿了一筆現金股利呢。

然而就差這臨門一腳,結果陳院長聊起了「證所稅」的事,臺股就跌了 135 點,你說,我氣不氣!!!

不氣、不氣,當然不氣。我還非常欣賞陳院長呢!  之前看過他寫的「法國狼與貓頭鷹」,就知道他是個有讀書且有骨氣的專業人士。最近聽說他又出了另一本書:「自傘自度 還是上帝之手」,正想辦法去借來看。 Why~ 257 元又不貴,直接買本不就得了。不瞞各位,我今年的買書錢花光了。不敢再跟老婆請款。

相較之下,那些只會說體面話的政客,真是一點屁用也沒有。

陳院長或許只是在打邊鼓,測風向,真課稅可能還有幾年時光。但你說,如果真的課徵證所稅,股市跌了 4000 點,怎麼辦? 不怎麼辦。而且我的理由不是:「跌得多,就能買得多」,這種視錢如命的觀念,這樣的視野不夠遠。

課證所稅造成股市下跌,這是短空,長期來看,它不會就這麼一直跌下去的,想想當年我初玩股票時,臺股 7000 多點,美股近 7000 點,結果 16 年過去了,我們現在還是在原地,但美股都近兩倍了。是因為他們沒有證交稅、證所稅嗎? 笑話,股市是經濟櫥窗,又不是稅率櫥窗,重點是這些上市公司有沒有認真工作、好好賺錢,誠實地分配給股東,跟政府怎麼抽稅有什麼關係。

如果你會說「不課徵證所稅」可以獎勵投資,我的看法一樣是「狗屎」,DRAM、面板那一個當年創業時沒拿產創,現在呢! 丟臉的很。

不管你相不相信,美國就是個有「證所稅」的國家,這個現實證據如果不能打破你「19天無量下跌」的迷思,那接下來的文章你別看了。看了也不懂。

美國有證所稅還能漲到 12000 點,這還帶給你另一種思考,那就是現在趕快多存些錢,等宣佈「開徵證所稅」時,就有子彈買進,這可是臺股的周年慶大打折。錯過,這輩子就沒機會了。

之所以美股能漲到 12000 點,我認為「證所稅」就是一個助力。

因為在「證所稅」及「綜所稅(除了免稅天堂外,每個國家鐵定有個人所得稅)」都存在的國家,其股民對現金股利或公司盈餘掛帳兩者的偏好是一樣的(詳見剩餘股利政策),因為發現金股利,股民要繳「綜所稅」; 公司不發現金保留盈餘則股價會上漲,股民要現金的話,自行賣出股票換錢,此時要繳的是「證所稅」。因為都會被政府扒皮,所以股東沒意見,在股東沒意見下,往往董事會會決定保留盈餘,因為帳上現金多,要拿來亂花錢很容易,如果發給股東,之後再跟他們要求增資,這會是件麻煩事。


可笑的是,因為我國無「證所稅」,所以為了要避免董事會將盈餘掛帳,然後股東直接賣股票拿錢,導致政府收不到「綜所稅」,只好又搞了一個 10% 的「保留盈餘稅」,如果保留盈餘有 10 億,那就得先繳 1 億給政府,藉此避免公司股東逃稅,這真是一個疊床架屋的措施。


因為有證所稅,美國公司很少在除息的,像是 AAPL 就很少發現金股利,好像距上次發現金股息,也有 16、7 年了。既然不除息,那就會不扣指數,想想看這 16 年來,如果每年真的除息的話,大約要被扣 200 點(以臺股平均值來看),這樣美股就少扣了 3200 點,現在算來真實點數約為 9600 點左右,跟臺股差不多,如果算扣 300 點的話,那就跟臺股一樣了。

事實上,我根本就不在乎證所稅對臺股指數的影響,前文說過,臺股指數應該是那些上市公司、員工要用心工作來推升才是,政府只要保障創業、經營環境即可,免(少)稅不應該是手段,這種手法就像是傢俱行整年都在說「跳樓大拍賣」一樣,只會砍價錢是不長進的。

不過「課徵證所稅」其實對國家財政會帶來另一種風險。證所稅是一種國內經濟好,政府可有巨額稅收,但經濟不好時,稅收急速下降的稅,因為它有「損失扣抵」的配套措施,所以股市大跌後,該年度的綜所稅也會有巨額的扣抵。

當年,雷根搞得美國政府財政吃緊,老布希又打了場波斯灣戰爭,造成美國債台高築。後來柯林頓上任,他有幸在任內看到 2000 年達康泡沫,致使著美國政府從證所稅中,吃進大補丸,讓稅收超過預算,甚至到了小布希任內,還可以搞減稅方案(當然,小布希怎麼作,不一定是因為有政府財政有盈餘,而是他本來就喜歡這麼作,這是共和黨一致的理念)。結果後來美股大幅下跌,證所稅收得不盡人意時,美國債台再度急速上升。

股市的市場風險很高,將租稅與它相連結,也會讓租稅變成高風險的收入,這對維持政府常態運作是不利的。

證所稅惟一的優點就是「維護租稅正義」,除了這個以外,其他滿是缺點:「課徵方式複雜,小散戶不會自己算」、「增加證券商設備及人力成本」、「可能讓臺股大跌(但以後也會自己漲回來,而且還會漲更高)」、「政府稅收風險提高」。但維護租稅正義就像是「人要呼吸」一樣,沒人能靠「呼吸」賺錢(這句話有問題,當年的萬年國代,就是靠呼吸收錢的),但誰會不想「呼吸」。

「證所稅免徵」這個管道造成許多人可用盈餘證券化來避稅,就像黃任中皇龍投資公司一樣。不過,在這個例子中,以我不專業的法律知識、稅務知識來看,黃任中應該合法節稅才是呀! 這我就想不通了,或許應該要再去讀個法律系或會計系吧!

因為盈餘證券化讓政府課稅多了一個洞,只要你有辦法說得通,把實物交易變成股權交易,那稅就少繳很多,誰不想要,於是大家都這麼作,導致我們的稅務人員得辛苦地找出到底誰是真的交易股權,誰是交易實物。

近日的奢侈稅條款,好像也可以這樣避開,但這是我的不專業猜測,實作請自負風險。方法是這樣的,在買高價土地(幾百萬的不用講了,避稅成本太高)時,先去成立一家公司,用公司名義買入這筆高價土地。如果兩年內就有人想買的話,直接賣給他公司,而不是土地,這樣土增稅可延後繳納、又可避開奢侈稅、再加上土地上漲的實際價值未百分百反應在公司淨值上,證交稅在估價時,又可以打個幾折才來計算。這樣應該可省了不少稅。

免稅、減稅、補助這些都是稅務漏洞,就有些高科技公司(其實我喜歡講它們是高級工廠)想的不是把減免的稅拿去作好研發,而是去鑽營會計項目,讓它們儘量變成少繳稅的工具,競爭力都花在「會計」上,而不是「科技」上。

我說:「政府呀! 你為什麼要自己挖水桶一個洞,然後再想盡辦法找東西塞呢?

給我證所稅吧!


== 2012-02-18 補記 ==

感謝 mobile01 的 chaing675 留言,讓我想到還有「散戶交易成本」這件事。

在臺灣股票市場內的散戶非常喜歡進進出出,所以臺股周轉率非常高,而改課證所稅後,勢必對『散戶的交易成本有下降』之效,然而這算是散戶賺到,但政府吃虧呀! 所以李述德才說,這對政府財政不見得有利。

因為拔百萬股民一人一毛,比扒百名富人每位九牛還來得容易。

我個人一年來回的操作總金額不超過 20 萬,要繳的證交稅不到 300 元。因為我用被動投資。


也是如此,我才不覺得「節省交易成本」該算是「證所稅」的優點,因為散戶都應該學學被動投資或指數投資。但如果你們真的很喜歡買賣股票,享受交易樂趣,那「交易成本下降」就可以算是「課證所稅」的優點,當然這個前提是政府要以證交稅換證所稅才有的。


== 2012-03-13 補記 ==

""" 曾巨威指出,站在租稅公平的角度,證券交易一旦產生利得,也應該繳交證券交易所得的證所稅。他建議,政府可用民眾習慣的證交稅作為籌碼,將現行千分之三的證交稅,分為千分之二及千分之一,千分之二維持證交稅,千分之一轉成證所稅;證所稅與所得稅制配合,可讓民眾選擇課徵方式,一種是併入綜所稅課稅,另一種是推定所得分離課稅。證所稅併入綜所稅課徵,在於針對證券買低賣高所產生的利得,課徵資本利得稅,經過精算後,民眾最後繳交的稅可能低於或高於千分之一;而當投資失利時,民眾不需繳交證所稅,且得在一定年限內,就資本利得部分抵稅。他表示,若民眾不想每年計算證所稅,也可選擇「推定所得」方式。意即由政府推定證券交易所得為百分之十,再分離課稅百分之十,「等於還是課千分之一的稅」,讓民眾相對不會產生「被加稅」的剝奪感。( from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6/122012031200090.html ) """

這個過渡方法好,先讓大家上了"證所稅"的船,但繳的錢跟"證交稅"一樣。等以後習慣了,才討論是要用強迫選擇還是調整比率。

== 2012-03-27 補記 ==


From 中時電子報

陳院長可是心中已有想法,只是不方便現在說出來影響小組成員。Good ,好個理性且有主見的政治人物。現在想想之前的政客只會說:「尊重專家學者的意見」,多無趣呀!

biggo.com.tw

A Django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