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上一篇才寫了MMDays的壞話,但很快就又在上面看到有趣的文章: 感官極限的哲學狂想:當感官真實不再真實。(well, 雖然這篇哲學意味濃厚的文章跟原始的MMDays風格搭不太上,但這議題其實我也頗有興趣。可見讀者的愛好真是很難捉摸,這世界真的很需要personalized filtering agent來把我們從資訊之海裡拯救上岸)

好吧,回到正題。

Mr. 情人節想必也是The Matrix攻殼機動隊的愛好者。我從小時候看的機器人卡通開始,就一直對人工智慧和機器的極限存在許多幻想。如果真的有天我們能做出能通過Turing Test的機器,那它會想些什麼事?到那天我們是不是也對大腦有足夠的了解,甚至能把大腦中的資訊dump出來,再插個USB就傳送到機器腦進而複製出一個有著同樣記憶和思考模式的「人」出來?那到了這一天,我們如果能自由操控記憶和思想,是不是就分辨不出自己是不是真實存在,還是只存在於電子訊號模擬出來的精神世界中?

每個人都知道笛卡爾說過「我思故我在」,也就是因為「我」有對自身的存在產生懷疑,所以這個有在思考懷疑的「我」則是必定存在的。但這個存在的意義也只是代表了精神上的存在,至於精神是附在肉體之上或是由機器模擬出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看完The Matrix後,我就在想到底有多少人會想脫離虛擬世界?雖然虛擬世界也是像真實人生一般必須工作、必須吃飯、甚至還得受苦受難,但也是比回到活像石器時代的錫安來得舒適。如果在虛擬人生中就能得到生理與心理的一切滿足,那麼真的有必要去區分現實與虛擬嗎?或者說,有多少人在乎這個絕對的真實呢?

哈佛大學的校訓是Veritas,也就是拉丁文的「真理」。科學的目的是追求真理,大學生理當也要追求真理。但現代社會的大學生似乎比較喜愛追求成績與平安畢業,如果能有個能被評為老師打100分的正確答案,又有多少人在乎這是否就是真理呢?

我相信對於虛擬或現實的抉擇完全取決於每個人自我的人生觀與生活態度。現在的線上遊戲雖然離完全的感官模擬還差得遠,但還是吸引了無數人沉迷於其中,要不是他們還得回到現實生活吃飯睡覺,我絕對相信會有更多人們就一輩子待在第二人生裡當個快樂幻想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