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糊里糊塗的就忙過去了,回頭看看blog,學期中竟然連po篇文章的時間都沒有。(順便跟有留言的讀者道歉,之前太忙也沒時間回,留言似乎就這樣積到喜瑪拉雅山上了….)

因為畢業前一定要做一次助教,剛好老闆這學期開課人少不夠,就被拉去做助教了。在MIT做助教還真不是普通花時間,難怪拿的薪水比之前做RA還多。在這當助教一學期後,有個簡單的心得:全天下的學生其實都沒兩樣,MIT的學生也沒有比台大的學生厲害。以前在台灣當鄉民,聽過很多外國月亮比較圓的謠言,最經典的像是「美國大學生都不蹺課,因為學費很貴」(才怪XD MIT學費一年三萬多美金,蹺課的也多的是),「美國名校學生都強如鬼神,人人考試都100」(才怪XD 考試出來成績也還是常態分佈;期末project也一堆做得亂七八糟,能讓人眼睛一亮的一隻手都數不滿。)

以前我也在台大當過助教,相較之下,兩個地方能讓人眼睛一亮的學生比例其實差不多。這實在蠻令人納悶的,這兩個學校的學生原本也都是各地頂尖的「強者」,但被聚集在一起後,整體程度也還是回歸到常態分佈。(這就是所謂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還有一山高?)

觀察這些強者中的強者其實是蠻有趣的事,到頭來我覺得這些人其實也是普通人,一樣要吃飯睡覺,一樣有男/女朋友,一樣有各種千奇百怪的興趣。但唯一不同的是,這些強者似乎比較知道怎麼做「對的事」。

昨天我跟其他兩個助教加教授四個人馬拉松5個小時看了四十幾組的project demo,因為題目是各組自訂的,大家應該都是選了自己最有把握最有興趣的東西做。每一組都或多或少有做出點東西,有的組雖然做的功能很單純,但他們把這些簡單的事做得非常好;有的組雖然做了很多東西,但其實大多跟我們在意的重點沒什麼關係。

馬拉松一天後,晚上有個助教就收到其中一組的抱怨信。他們說10分鐘的demo時間根本不夠,他們花了很多心思把程式修到沒有bug,還花了很多時間做了功能A、B、C、D、E,但成績竟然不到全班平均。

收到這樣的信其實還蠻囧的。他們其實不是做得不好,只是根本沒搞清楚重要的事是什麼,所以雖然花了很多力氣,但方向完全就搞錯了,不重要的事做到200%也不會變重要。此外,更糟的是他們一直都沒有意識到哪裡不對了,所以才理直氣壯的來討分數。反觀能讓人眼睛一亮的組,他們一開始就花了比較多力氣確定要做什麼才是對的,一旦確定後,雖然做的事情可能比較小,但因為做了「對的事」並且也把事情「做對了」(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the thing right),成果就能讓非常人印象深刻。

一個最好的現代例子莫過於twitter。twitter的功能實在簡單到不行,在web 1.0甚至bbs時代就有一大票功能遠強過twitter的留言板或論壇網站,但twitter卻異軍突起了。原因很單純,twitter選擇了幾個對的事(WEB+限制長度的短訊+公開API),然後把他們做到最好。

Do the right thing and do the thing right雖然是很簡單的概念,但令人意外的,即使在世界上可能是天才密度最高的地方,卻還是只有非常、非常少人能同時做到。